[鸣佐]Gold(十二)坑注意

前情提要:

(一)(二)(三)(四)(五)

(六)(七)(八)(九)(十)

(十一)

番外二篇:

番外

---------------------------------

节目播出后不久,佐助的新单曲信息就正式披露了。单曲名称叫《Paranoid》,由一个新兴音乐制作团队操刀,时而慵懒绵长,时而清醒独立,歌词有些颓废中二。这种类型的歌词不对佐助的口味,曲子倒是很搭他的音色,借着狂躁喧闹的配乐缓缓道来别有味道。CW曲则是一首略带乡村风的吉他情歌,适合安静地弹唱。


制作团队的核心人物迪达拉说起情歌显得有点愤世嫉俗,觉得对不住他的整体艺术观,是为了平衡曲风硬塞进去的:“听我说,活动上唱《Paranoid》绝对亮眼,这才是艺术——CW那首破歌留着70岁以后再唱,跟古董车似的,我一小时能给你写八首。”


佐助连连称是,心想这人果然如同传闻一样难搞。


艺术家对自己的作品都有近乎偏执的控制欲,何况像迪达拉这种自带偏好的完美主义者。从拿到伴奏的样带开始,还没实际录音,就七七八八开了好几个会,每次都是完整一班人马,一定要制作出他们心中最完美的歌。佐助对高强度的录音表示无所谓,还有点求之不得:既然要做,就付出120%的努力;他自己很敬业,也一直很敬佩同样的人。


只是时间刚好赶上小林的太太提前生产,小林紧急告假回家,临时由另一个新人田中顶上。田中刚来不久,业务方面还不够熟练,佐助一边让他先熟悉起来,一边自己把录音的大部分工作揽掉,又进入修罗期,每天睡不到四个小时就被工作唤醒。


佐助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鸣人也不好过。


伊鲁卡每年都会抽时间去旅游放松,顺便找制作新产品的灵感,今年有了鸣人这个得力助手,可以放心去稍远些的地方。工资自然不会少给,还有额外的奖金,一个人看店面倒也自由自在——除了每天忙到半夜倒头就睡。


这里偶尔也有熟人光临。春野樱前几天出了个猜谜节目的外景,放一小段VTR那种,刚好到这家店来,惊喜地发现鸣人在店里忙碌,两人叙了叙旧。节目效应带来一小波客流,后面又趋于平淡。


小樱走时留给他一份报纸,娱乐版最醒目的地方写了几个大字“恋爱升级?!宇智波佐助×清水丽莎”,下面用很长的篇幅罗列了上次谈话节目中两人的互动片段。虽然佐助配合不多,那句“戏外的事情保密”可是被重点加粗放大。“看看就行,别太当回事。”她说。


“我都明白。”鸣人一笑。


翻到娱乐版第二页,角落里豆腐干大小的地方居然也提到了自己。定睛一看,是坦白恋情的事,写到漩涡鸣人在节目上公开说自己正在谈一段不能公开的恋爱,是禁忌之恋,但是看起来很幸福之类的。还提到他隶属于Horizon事务所,是正当红的新人,事务所的性质避开不谈。


前几天佐藤看到报纸后打电话冲他抱怨了一阵,类似“清水丽莎到底有什么好宇智波君到底喜欢她什么”、“我宁可看到你跟他在一起”、“对了你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啊禁忌之恋的话难道是我吗”……鸣人吓得连连摆手说放心我用我的审美担保绝对不是你,挂了电话想迷弟的心态真可怕。饭的世界他不太懂,虽然他也是佐助的铁杆饭,还是被另一个身份掩盖住了。


星期六大清早的录音室里,佐助第三百多遍唱《Paranoid》。整首歌不提,几个难点句子都快重复到一千遍。录到现在已经不是音准或者感情的问题,而是一直没唱到制作人认为恰到好处的程度。就像六点五分熟的牛排,增一分减一分都微妙,迪达拉如是说(田中在心里diss他不说人话)。至于CW的那首抒情歌,佐助的声线本来就适合慢节奏的歌曲,完成得非常漂亮。


房间里有点闷热,佐助练唱练到头发被打湿,额汗顺着脖颈流到T恤里,后面整个人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一直唱到原本清亮的嗓音带了些沙哑,节奏也慢下来,懒洋洋的,每句的末尾拖出了一点鼻音。


录音室外迪达拉从耳机里听到佐助新唱的几句,马上打手势示意工作人员各就各位:感觉到了,马上重新录一遍。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87)
© 步道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