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Mission Cleared(短篇完)

搬点老文,应该是在贴吧的13年佐助生贺。

很想写废话一堆的对峙场景2333

语言拖泥带水,大概有硬伤,请忽略那些蹩脚的机关2333

---------------------------------------

上层区通往指挥塔的12号栈桥上,宇智波中士整理一下衣领,正正帽檐,对站在安全光束口的士兵一点头:“辛苦了,杰克一会到,你先去吃饭。”


“还有两分钟。”看守的士兵目不斜视。


“尽管去,”中士用命令的语气道,“有我在这。”


士兵端正地敬礼,整个人放松下来似的,又笑着鞠了个躬:“那就有劳中士。”


宇智波清楚这帮底层兵士的想法,辛苦一天能抽空活动筋骨再好不过,何况有上级的命令。事先已经跟杰克打好招呼,能匀出换岗前的两分钟,足够。这一步并不难,本身安全部对换岗时间的审查就很宽松,熟人好说话。安全光束闪着亮蓝色的光,他取下军装右手腕上的袖扣,按出芯片,在控制安全光束的机器顶端一刷,光束应声而灭。


栈桥下传来隐约的人声,他迅速闪过光束区,侧身靠在栈桥尽头的栏杆上,向下一望:两个穿西装的女孩抱着文件穿过9号栈桥向用餐区走去,一路大声笑着聊天。


他摸出口袋里的薄膜手套戴好,把事先采集到的指纹小心按在识别器上。“登记号码:102607,姓名:漩涡鸣人,晚上好。”,第一道门解除。


宇智波抬手看了一眼表,还剩不到50秒时间。迅速戴上克隆虹膜,识别器光束扫过双眼。新型设备第一次派上用场,不知道效果怎样,他已经做好被识破的准备。细微的机械声过后,第二道门解除。


不到30秒,他取出微型变声器,声线已经调到丝毫不差的状态:“漩涡鸣人,请求进入……的说。”啧,麻烦的句尾,差点卡壳。第三道门也顺利打开。


没想到这么容易,虽然前期的准备工作进行了好几个月,看来安全设备的灵敏度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高。无论如何不能掉以轻心,中士侧身听了一会,在还差20秒的时候闪身进了第三道门。


第四道门口仍然有一道密码器,二进制,仅有0和1两个按键,最原始的同时也是最难的。为了这份任务,他前后花了近6个月的时间准备,包括程序和步骤上的,技术和设备上的,甚至还有社交圈子上的,这个密码当然在他的预料之内。


手指灵活地敲出一串二进制的数字,拼成“Ramen”五个字母,第四道门打开。


生物识别系统再强大,一旦与人脑联系总有攻破的方法,何况有不少头脑简单被利用了还浑然不知的笨蛋。


解决机关用不了多久,进来后才是真的挑战。从12号栈桥进来到达的是指挥塔的情报部和资料部,指挥的两个部门在楼上。晚饭时间通常会留人值班,今天他已经打探清楚,这几个部门刚好有一场重要的酒会,他有一个小时左右摸清路线并完成任务。


刚升职为中士时曾在上级带领下参观过指挥塔,只是走马观花随便转了一下,他在心里记住电梯和常用通道的位置。路过粉碎机时,把变声器等物品投进去碎成粉末,只留下手套。还有备用品,不值得留在身上犯险。


漩涡鸣人,男,跟自己同岁,小几个月,表现优秀加上遇到贵人赏识,现在已经升到少校。军校毕业时的成绩很强,这是必需的,只是性格真不像军人,大大咧咧,有一搭没一搭,没任务的时候只是趴在办公室睡觉。


宇智波佐助不是L星球的土著居民,很小的时候乘坐由中立星球M开往家乡的飞船失事,所幸没有人员死亡,L星球为所有人提供了安身之处,他就这么住下来。长大后去了军校,直到一年前才真正进入部队,几个月前升职,认识了可以帮他完成任务的一些人。包括漩涡鸣人在内。


宇智波飞快地敲打键盘,按照原定计划将指挥二部的监控器画面定格,程序上做了一些手脚,监控的时间仍在变化。这套程序也是经过安全部的线人反复尝试才确定下来。


绕过指挥二部的公共办公区域,他走进单独的工作间。指挥官的电脑是投影式的,键盘投在桌面闪着微光。胜利就在眼前,佐助表面不动声色,取下帽子上的徽章输入密码,徽章内部藏着一个极小的芯片。


程序和文件夹的密码从多方渠道得来,之前反复验证过,应该不会有大问题。宇智波戴上手套,小心地检索自己需要的信息,手套上仍然是漩涡鸣人的全套指纹。计划再周全也不可能抹掉有人闯入的痕迹,索性来个嫁祸。


——虽然对方是无辜的,他也是被逼无奈。


漩涡鸣人作为少校官职并不算高,却是有权进入指挥塔的人员之一。年轻有为立过功,很受器重,即使被发现动了指挥官的物品,估计也有理由周旋过去。那种脸上写着心情的性格就不像是卧底,应该也不会被为难。想到这些,他的负罪感减轻了一点,赶紧凝神到当前的任务上。


他跟漩涡不算熟,在军校里没见过面,升职为中士之后才在官方场合见过。对方似乎跟传闻中一样好糊弄,聊了几回就把自己当成朋友,大大小小的活动都叫上他,不管他级别会不会太低。佐助起初总是推辞,后来实在没法拒绝,只好跟着一起。收到新任务后,这种被动接受就渐渐变成主动邀请,宇智波心里过意不去,对方却好像乐享其成。


军队纪律严明,时间长了还是有一些流言蜚语传入耳朵,两边都有意疏远对方。他只想等任务结束后就跟那个人老死不相往来,输入密码的手指却不由自主变慢了。


L星球最近十年间迅速崛起,军队高层开始扩张计划,对周围一些较小星球的吞并已经列入日程,U星球就是其中之一。U星球选择一些血统优秀的孩子培养起来,送到L星球上随时随地收集情报,不主动出击仅求自保。十几年前的那场事故也是故意为之,宇智波佐助就是孩子之一,比较幸运地进入军队。虽然头衔很低,足以让他完成最重要的情报的收集:对U星球的作战计划。计划目前为止还是初步的,但意义重大。


破译最后一道密码所用的时间比预计长,一向冷静的宇智波忍不住伸手擦擦额角的汗:指挥官到底不像密码设成“Ramen”的人那么容易对付。最后一道防线终于解开,看到文件之后佐助来不及细看,迅速把芯片插到处理器里,把相关文件复制过去。


办公室里只有处理器的运转声,很小,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


文件终于传输完毕,把电脑归为原位,他拔下芯片。突然听到几米外有人咳了一声。


?!


完了。


迅速转身的同时掏出枪,宇智波盯着咳嗽的方向,是漩涡鸣人。穿着西装,显然刚从酒会回来,手里还托着一只高脚杯,冲他咧嘴笑。


“别激动,这样只会暴露得更快,”漩涡少校仍然是一副笑嘻嘻的表情,“看来安全部的系统还不够智能,你进来的时候不知道真正的漩涡鸣人已经在这边了——手套上的指纹是我的吧?”


宇智波心里暗叫不妙,执行任务的时候行动必须比反应快,这是对军人的要求,却不是一名合格的间谍需要具备的,不适用现在的状况。既然武器亮了出来,进指挥塔的时候必定用计策瞒过了安全光束,又出现在指挥部里盗取机密情报,完全没逃过对方的眼睛。眼前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他硬着头皮接了句:“枪口对着你很抱歉,少校,只是例行来作报告。”说着垂下胳膊,握着芯片的手往背后挪了挪,“既然指挥官不在,我酒会后再来,失陪。”说着朝门口走去。


……现在只能祈祷对方笨到相信自己的话。


“慢着,”漩涡鸣人手一抬,□□直指对方后背中心位置,“喀嚓”上了膛:“既然来了就好好聊聊吧。”


果然,能混到这种地方的角色,实在不能低估。宇智波转身时也举起了枪,瞄准对方的心脏。“不管怎样,我只是来报告工作,少校执意要处决我也只能反抗。”他皱起眉头:无论杀了对方或者被杀死,身份都会暴露,想不出万全之策。


“早知道你这段时间有所图谋,佐助,”漩涡的语气仍然是轻松的,好像现在不是生死对决一样,“一向滴酒不沾严格自律的宇智波中士竟然会主动找人喝酒,还回回都要喝得酩酊大醉,就算我们都不管流言怎样,也未免太奇怪。”对方手指一僵。“进入指挥塔需要什么样的步骤我很清楚,指纹和虹膜很好弄到不是吗,如果醉倒的话。”


中士想起对方趴在桌上睡得正熟,自己在一旁采集指纹的场景,来个默认。


“本来还是值得误会的事,现在说开了反而很失望啊。”漩涡鸣人话里有话,在“值得误会”上加了重音。


“没什么失望的,利用你很抱歉,”横竖都是死,不如把话说开:“如果你现在想阻拦我,我绝不会手下留情。”在校期间射击课成绩永远保持第一的中士扣动扳机,对面猛地松手,子弹击碎他手里握着的杯子。红酒和碎玻璃飞溅到身后的地上。


脸上被玻璃划了一道口子,好像多了第四条胡子。宇智波死死盯着对面的人:如果对方还不知难而退,真的要动手杀了他?这人虽然是个障碍,以前却真心把自己当朋友,让他利落干脆地下手很难。在心里不断描绘芯片的样子,他暗自下了决心。


“芯片给我,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高手知道高手的底细,拼起来对谁都不好。”漩涡继续不管他的反应自顾自地说,蹲下捡起地上还有余温的子弹,放到口袋里:“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话说到这个份上,这是一个很大的台阶,却比陷阱还让人不能接受。他以为他是傻子?交过去就必死无疑。宇智波眼角瞥到墙上的时钟——酒宴应该已经结束,一进入指挥塔就围绕在心底的一丝焦躁开始放大,表面仍然不动声色:“最后说一遍,请不要阻拦我。”


不到万不得已时他不想杀了对方,更不愿把冒着危险拿到的情报交回去,功亏一篑。


后者是必须的,前者……现在不是思索原因的时候。


一直态度平和的漩涡声音里也带上焦虑,斩钉截铁:“非阻拦不可。”抬手就是一枪,宇智波没料到对方会突然动手,子弹打在枪身上飞了出去。他侧身猫腰,从长靴桶里抽出一柄匕首,三两步逼到对方面前。


这一下变故突然,漩涡好像没预料到似的,来不及开枪,抬手拦下。对方用手肘把枪打飞:太容易了。近身战也是他的强项,不是只有远距离的射击。


匕首抵在漩涡脖子上,宇智波低声道:“放我走,否则谁也别活。”刀刃碰到肉,割出一道血痕,好像在昭示决心。


如果对方不答应,最后一条路就是动手,没什么做不到的。


漩涡也许吓坏了,放弃挣扎,笑着说:“那就杀吧。”


?!


“以为我不敢?区区一个少校。”宇智波嘴角上挑,刀刃加深,血顺着伤痕流下来。又浪费了一段时间,眉宇间焦躁已经掩饰不住。现在就算杀了对方,也未必逃得出指挥塔,更别提比命还重要的情报。可是不能就这么放了他,计划已经败露。杀还是不杀?


“佐助,还有其他的办法。”漩涡说,转手一柄匕首隔着衣服抵在对方腰上,稍一用力,刀尖刺入少许——只带一把枪远远不够,谁都有救命武器。


“说。”要么他割断对方的咽喉,要么对方在他身上捅个窟窿,宇智波豁出去了。匕首又加深几分,漩涡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他自己腰间也传来剧痛,血隐隐从军服中渗出。他心一横。


“……下回应该尝试一下新的。”指挥二部门外传来脚步声和谈话声,越来越近。


结束了。杀?


一个念头闪过宇智波的脑海,他松开匕首,把芯片往对方手里一塞,反手握着漩涡的匕首,对准腰间的伤口插下去。


漩涡大惊,马上知道他要做什么,收势已经来不及,情急之下把匕首甩出去,低喝:“别乱动!”抢上前把地上的武器收到衣服里,转身抓起对方的胳膊大踏步出门,闪到工作间旁边的茶水室。


宇智波不明白对方的真正意图,黑暗中握紧自己的匕首。如果被发现,就说对方来盗取情报,被自己撞破。哪怕被记恨一辈子,U星球交代的任务也必须完成。远离家乡独自到这样的地方,他注定要为任务而活,也必须为任务而死。


说话的人有若干个,推开指挥二部的大门走到公共区域,似乎没有注意到工作间的异样,谈笑着,有一两个人的脚步停在茶水室前。


漩涡按着他蹲到打印机后面,双手撑在身后的墙上,两人缩在那里静观其变。茶水室的门被推开,灯亮起来,少校低声道:“得罪了。”


佐助没反应过来突然被抱住,对方亲了他。


进来的士兵“咦”了一声,刚要开口说话,漩涡少校伸手制止。


——这种举动简直坐实了谣言。


少校最后抚慰中士说:“就算闹脾气,也别弄得指挥室像个杀人现场,不知道的还以为怎么了。”


宇智波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的控制塔。左手按着腰上的伤口,粗糙包扎了一下,右手在口袋里攥着那枚至关重要的芯片,手心已经被汗打湿。他一步一步走得很稳,膝盖却好像要打颤。脑海中一片迷雾漫漫,隐约有一点亮光。


几分钟前漩涡在闻声赶来的一堆人面前解释他们只是在争吵,两人脾气都很硬,吵不过就用战士的方式解决。至于吵架原因,少校表示是私事,还加上自己的招牌笑声,那叫一个自然,众人不禁好笑。少校一向磊落,有点什么事都遮掩不住,人缘也不错,这次竟然被他瞒过了众人。指挥官本人也表示不予追究,只是纪律归纪律,该有的处分不会少。


未经允许持械进入指挥塔,私下斗殴,扰乱军纪,有伤风化,处分加起来足够三个月的禁闭、没收半年枪械以及无数篇报告。可是最危险的事没有发生。漩涡的军职没有变化,只是在未来几年内失去升职的权利,佐助撤职为普通士兵,少校亲自写了申请,希望对方调职做自己的助手。少校一向幸运A,竟然顺利获批。


用生死换来的芯片顺利到达U星球,L星球的作战计划在未来几年间可能有变,就算事情没有败露,高层也有可能采取措施。以后还会陆续接到U星球的计划指示,漩涡鸣人就像一枚□□,时刻绑定在宇智波身边。


“为什么帮我?”宇智波给对方缠着绷带。


“第一,我喜欢你,第二,我跟你是同样的,选一个。”漩涡咧嘴笑。


答案原来这么简单。虽然想过无数次可能性,最确定的还是这个。


“你所承担的事情也在我的考量之中,佐助。”漩涡收起笑嘻嘻的表情,伸出手,隔着军服按在对方心脏的位置。“随时做好赴死的准备,却不做无谓的牺牲,相信同伴,这是你的觉悟,我也一样。”包括在指挥室里。


U星球当年培养的众多孩子中,有一个叫漩涡鸣人。


宇智波反手握住他的手,直视对方的眼睛,干脆地说:“如果以后任务需要,我会毫不犹豫地杀掉你——至少要活一个。”话一出口觉得于对方有亏,毕竟不断利用别人的是自己,于是放软语气:“如果能侥幸活着回到U星球,我欠你的命随时可以拿去。”


能不能下手是一回事,现在发表宣言是另一回事。无论选择是否有到来的那天,至少现在他庆幸匕首没有割下去。


“如果真的能回到U星球,这些都不必说,”漩涡伸手扶正对方的帽檐,温和地说,“刚才两个都是正确答案。”


Fin

评论(4)
热度(98)
© 步道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