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沙]雪来的时候(短篇完)

SS时期写过一些无病呻吟的短篇233

穆视角,时间在冥王十二宫AE之后。

-------------------------------

你走后的第七天,轮回之日的清晨,圣域下了第一场雪。


我看到雪寂静地飘下,坠落,覆盖,无声。曾经听说雪的时候,是和你一起,那时我们还年轻,没有烦恼没有忧郁。卡妙说喜欢西伯利亚那样严寒相逼的地方,一年四季只有漫长的冬天,别无选择。那里雪下的时候会覆盖所有的山峰,森林,田野,那里的雪并不孤独,那里的雪来的时候,热闹并且辉煌。卡妙就在那种不可抗拒的繁华中,让心静得有如被冰封的湖面。


你闭目无语,我看得到你嘴边轻扬的微笑。若是你,当时一定想到雪下的时候会掩埋一切的痛苦和欢乐,干干净净地降生,干干净净地融化,一切皆空。所有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转瞬即逝,人世间所谓的爱恨情仇只一秒钟,太阳照到积雪的时刻,下一秒就不再。


寂静的心可以容下一个世间的雪,所以当卡妙的淡青色发丝吹散在风中,我仿佛看到纷纷扬扬的雪花顺着他的肩膀无声飘落。当时的我,却看不到你的内心深处有多遥远,所以一直在猜测如果是你,能带走多少这样的雪。


只是它们一点一点融进你的心底,望不到尽头。


也许一世的雪可以换得一颗寂静的心,但若是你,闭上眼眸,清澈的灵魂可以容纳一切的一切,包括生存,包括死亡。


我看到卡妙的墓碑前呈放的雏菊,挂满冰霜。我知道那抔沙土里已经没有了当时微笑着谈论雪的人的身影,我也能猜测到如此寂寞的心,米罗比我更加熟悉,只是他放下雏菊的那一刹那,也许已经决定去憎恨曾经亲近的人,冰封住所有的过往。


艾欧里亚看着雪一直沉默。记得他曾对你说过,他很期盼圣域的雪,狮子宫的大门前会结着剔透的冰柱。那时他一定会拿着雪铲,我们一起,清扫沙罗双树园中的积雪。然后你端来热茶,这样安静地度过一个下午,直至夕阳没落。


只是雪真的来了,你却离开。


忘记对你说起,十年前那个听说下雪的早晨,我努力地在卡妙的描述中寻求灵感:天地间万物行同虚设,那一瞬间只有雪,雪,雪,纷飞在深色的苍穹中。你始终闭目微笑不语,而我却想起了沙罗双树园。还是孩子时,你说,佛祖归一,沙罗双树花谢满庭,偌大的太虚中只有落花所奏的挽歌,只有空,无,静。你的表情如此淡然。


我只见过一次花瓣这样的哀鸣,那一次竟是十年后的某一天,你的归去。真的,很美,飘零的花瓣刺痛了所有人的眼睛。


我也只见过一次雪下,就是你走后的第七天,现在,你的沙罗双树园里是一片释怀的白,有些物是人非的苦涩的味道。


你的失约,我会原谅,看到艾欧里亚的泪水时,你会明白他也早已不再介意你未兑现的诺言。


雪地里已印下我的脚印,七天以来,我是第一个到这里拜访你的。平常的你,那个总是彬彬有礼的你,也许会像个纯真的孩子,忽然从沙罗树后探出身,笑着说声“谢谢”,向我走过来。所以我直接转到树后,然而只看到一片茫茫。


伸出手,想要试着触到飞舞的雪花,当作日后祭奠的雏菊。卡妙说过,雪是最寒冷的花。


人的体温对于雪来说,实在太高了,雪会融掉


我惊异,抬头,转身,放开手。已离开的你,还记挂着生存下来的我们。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一种幻听,也不想去推究,我只是靠在沙罗树上,再止不住渲泄的泪。


沙加,雪来的时候,你看到了么。


——终了——


评论
热度(1)
© 步道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