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炎夏

炎夏


鸣人坐在门外那棵老橡树上吃棒冰,知了在周围不知疲倦地叫着。


不快点吃完就化了,他想,干脆狠狠地咬上几口,被凉意扎了下舌头,有些懊恼地抓抓头。


前不久一场热浪席卷了整个木叶,连续几天的高温警报,学校终于同意给所有学生放三天假,熬过这段酷暑。


然而这只是初夏。


他盘算着一会是不是再去买一支,这点凉度实在不够。伸进口袋才想起刚才去商店时碰到木叶丸那小子,非缠着人请他吃棒冰。


热,热,热,想起这个字来的时候已经热得忘了这个字。


好在这里有棵橡树,老据点,都快刻上“漩涡鸣人专用”的字样。他翘起二郎腿,准备在树上打个盹。


远处来了一个人,大太阳下就这么走在没有林荫的路上。


也不怕中暑,他撇撇嘴。


路人在门前走过,难得没穿高领装,换上凉快的白T恤。鸣人漫不经心地瞥了眼露出来的脖子,这就是整天不见阳光的结果吗。看上去白得挺文弱,天知道那家伙打人多狠,还专挑一眼就能看见淤青的地方,比如脸。


翻个身,不小心碰掉了棒冰棍。


路人抬起头看到旁边树上躺了个人,冤家路窄。鸣人简直可以感受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那眼神,恨不得在酷暑天把自己冻死在树上。


“唷,佐助,好久不见。”他跟太阳比耀眼。


昨天傍晚,小河边,打斗。佐助肯定自己的记忆没错,一定是眼前的人中暑了。他白了对方一眼,继续赶路。


“最后的棒冰被我买走了,你来晚了一步。”故作可惜地摇摇头。


佐助停步,“没兴趣,不知道你整天吃智商会不会高一点。”


“够用就行了,要那么聪明干什么,反正过了考试。”


“‘过了考试’等于刚挣扎及格,你也就这些追求。”


换做平时,鸣人早跳下树去还昨天傍晚的两拳,顺便把新债也讨回来,但在这个炎热的下午,他一点也不想动。难得一直淡定的佐助开口反驳,这天气热得让他也暴躁了么。


“我有很多追求。”胳膊交叉在脑后,他看着天上的云,懒洋洋地说。


这次换佐助撇嘴:“比如拉面?”


“你不知道,”鸣人认真地重复了一遍,“你不知道。”


一时间对话没再继续,知了的叫声在一片安静中越发刺耳。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住了,没有一丝风,天空很低,压得人透不过气。


“看起来要下雨。”


“哦。”


没营养的对话。陷入思考的鸣人看上去完全陌生,不知道是想得太多脑容量不够,还是单纯中暑了。明明站在太阳下晒着的是佐助。


“喂,你想把自己晒死吗?”树上的人突然找回了自我,呲牙笑着,“还是我能找到这么个好地方,佩服吧!”


“你嫌自己活得太舒服吗?”佐助盯着他,引来对方回盯,交汇的目光在互相较劲。


“我们来打个赌吧,”鸣人欢快地说:“如果一会下雨,你就重新考虑昨晚我说的话;如果不下,我就再让你打几拳。”


佐助感觉到热了,他眯着眼睛看着树上的人,觉得这阵闷热让人越发烦躁。气压很低,低得让开口说话都变得十分困难。他很想像昨天傍晚那样,狠狠把笑得阳光灿烂的那个人揍一顿,让对方管住自己的嘴,可是天太热,他不想浪费这个体力。“你凭什么这么自信?”


鸣人猛地坐起来,“凭我对天气的了解。”


不然呢,“我喜欢你”这种话,一生能说上几次?更别提之前反反复复酝酿许久,以为对方跟自己抱有同样的心情,所以完全没有磕绊地说了出来,把闷在心底许久的话一股脑倾诉出来。虽然换来一顿较量,他愿意相信这是值得的,一顿打不能白挨,所谓的值得就是要现在讨回来。“你怕了?”他双手叉腰,看着阳光下的佐助。上帝保佑他中暑吧,就这么昏昏沉沉地答应下来。


“自说自话,谁理你。”佐助真的烦躁起来。空气中浮动的热仿佛有了形体,缠绕在身上,越来越紧。他突然怀念起从前那个有打有闹、亦敌亦友的漩涡鸣人,或者昨晚露出一本正经表情之前的漩涡鸣人,至少那时的太阳没这么热。现在他就这么暴露在阳光下,一点阴凉都没有,空空荡荡的,什么都藏不住。他擦了擦额角的汗,抬脚打算走开。


“喂,你到底打不打赌?”鸣人着急了。


白辣辣的日光照着一片空旷的街道,正午时分街上没有一个行人。太阳炙烤着所有能晒到的东西,天空很低,积满了大团大团的云朵,却都没有挡住阳光的路。胸口很闷,闷得喘不动气,他想跳下树拦住对方让他接受这个赌约,可是却突然不知道是否应该这么做。


佐助没理他,继续往前走。原来一直错了吗,过于自信的理由?他觉得心里很堵,想大声把话说出来,尽管有什么东西已经摇摇欲坠,尽管对方已经对这些了如指掌,尽管这是一个很炎热的夏天。不说出来肯定会后悔,说出来之后,后悔就留给了对方。


——“你去哪?”话到嘴边急转而下,他握了握拳头。


天真的太热了。佐助回头说:“买棒冰。”


他想他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看着佐助离开的背影有点发愣。这种时候是应该不放弃地说“要不我加大筹码”,还是应该帅气一点,拍着旁边的树枝说“我给你留个座位”?鸣人根本不了解天气,他只知道自己的追求之一是什么,他只是凭借着一点自信加上一点直觉。头顶的太阳持续散发着令人难以忍受的热度,持续了几天的酷热始终没有离开,这只是初夏,一个新的开始。他盼望着有点风能纾解一下胸腔中的暑意。


天空中突然炸响了一个巨雷,他猛地想起佐助什么也没有带。


奔出房门时豆大的雨点砸在伞上。


期待已久的大雨终于落了下来,整个世界一片清明。


Fin

评论(1)
热度(43)
© 步道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