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佐】爱


“爱是什么?”水月咬着笔杆问。

“爱是景仰!”香璘十指紧扣,望天状幽幽地说,“每天只要看着他就好。”

“喂,收敛一下,当事人在场呢。”众人暗地里替她捏一把汗。

“爱是守护周围的人。”重吾抚摸着肩上的小鸟。

“你那是博爱吧,”大家忍不住吐槽。

鸣人举手,“爱可望而不可及,”说着目光不知落到了谁那里。水月瞥他一眼:又是个看得到够不着的可怜人。

“你觉得呢佐助,”他回头问,“爱是什么?”

“谁知道。”

“一定要说,不然我们今天白开会讨论新歌的歌词了。”众人有了怨言。

“爱是,”佐助想了一下,“陪伴。”

“切,还以为是什么建设性的意见。”鸣人脸挤成一团。

“说得多好!”香璘瞪他,转身道,“该你了,水月。”

“我也要说吗?”水月装作伤脑筋的样子,看到大家的怒容赶紧打个哈哈,“好,我觉得爱是……”托着下巴,“不管世界怎么变,你只想和那个人在一起。”

“太普通了!”屋里突然炸开锅。

“耍什么帅,你跟佐助君说的不是一个意思嘛!”香璘愤愤不平。

“这哪是爱啊……”鸣人咂嘴,“还不如我说的。”

“词写不出来了吧。”重吾平静地说。

鸣人抓抓头发看向佐助,佐助抬头打量水月,似乎觉得这种话题无聊至极。水月无奈地合上本子,宣布:“会议结束。爱情主题还是不做了,下星期再定歌的类型。”

“怎么这样……”大家抱怨着纷纷散去。



这只是一场最平常不过的谈话,打闹之后转眼就忘了曾经说过什么。

没人知道很多年后,这些话产生了怎样的效果。

把爱当作景仰的人,多年以后发现能站在身边的才是真正的爱。

要守护爱的人,终于发现只有一个人,让他愿意用一辈子守护。

以为爱可望而不可及的人,也有了属于自己的、能握在手中的幸福。

希望有人陪伴的人,失去了身边的家人伙伴。

佐助站在天台上,想起很多年前他们还是学生时组建过一支乐队。在某个夏日的午后为了写词,大家围在教室里叽叽喳喳讨论什么是爱。那时他心里很烦躁,一心想早点回家,妈妈洗好大大的番茄,哥哥答应指导他功课。

多年后,香璘在婚礼前微笑着告诉他,她一直暗恋他,仰望着他,最后还是因为太累而放手。他不知该怎么回答。过了一些时候,鸣人的婚礼结束后,新郎也对他说了类似的话,他当时吓了一大跳。

“我喜欢你,但是有苦衷。”鸣人诚恳而略带歉意地说。

佐助点头,“我会忘了你今天说过的话。”



天台的风很大,他在栏杆上靠了一会准备走。

水月走过来,笑眯眯地揽揽他的肩膀。“哟,好久不见。”

看到这个笑容,好像又回到很多年前的那个夏天。

“想什么呢?”

“我们的乐队最后也没写成那首歌,毕业就解散了。”佐助说。

“啊,原来是那首,爱情是什么。”水月恍然大悟状伸了个懒腰,“现在流行怀旧吗?”

旁边的人没答话,看着远处的树林。

“‘不管世界怎么变,你只想和那个人在一起’什么的,”他露出一颗尖尖的虎牙笑着说,“虽然肉麻,我现在还这么认为。”

佐助摇摇头,“这可不是爱。”

水月转身看着他,好像第一次这么正经。

“我说是。”

Fin

=======================================

后记:

看起来像但不是《朋友》的续,单独一篇

对不起小水月,好不容易盼到A B画他和重吾登场,自己把他炮 灰了TvT赔 罪

越来越小 言 风,无奈了……orz

鹰小队我的爱!TvT可是写分别为什么这么顺手……TAT

 
评论(2)
热度(45)
© 步道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