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我所知道的木叶

《我所知道的木叶》


我所知道的木叶是我的家乡。


那里有湛蓝的天空,碧绿的草地,还有绵延陡峭的山脉,茂密的一直延伸到远方的森林。不上课时我常在木叶的街道上溜达,向认识的人打招呼,跟不认识的人自来熟,抬头能看到历届火影的雕像,一乐拉面店的拉面美味又实惠。


这个村子还特殊在她的风土人情上。这里有我珍惜的家人和朋友,还有崇拜的七代目火影大人。


七代目本身就是个传奇,虽然出生在火影和人柱力的家庭里,从小没少在村里受欺负,却依然凭借自己的努力长大了。我出生之前的那个时代木叶经历过数次强敌入侵,后来又被卷入第四次忍界大战,当时还年轻的七代目为村子做了很大的贡献。人们提到他时都夸赞他年轻有为,继承了为村子牺牲的四代目的精神,继承了火的意志。


小时候父母带我出门曾经遇到过他,七代目停下跟父亲聊天,又笑着问我叫什么名字。


“日向阳太,”我有点紧张地大声说,七代目蹲下摸摸我的头:“真是元气满满,阳太继承了爸爸妈妈的黑头发和爸爸的眼睛,以后一定很有出息。”


我当时简直高兴坏了,七代目走后蹦跳着去伙伴面前显摆,得到大家羡慕的目光。七代目平时公务繁忙,人影都不怎么见到,能得到他的夸赞简直难于登天。


伙伴里只有木叶丸大哥不觉得稀奇,他以前得到过不少这种表扬,鼓励卡凑到一起都能打牌,还有一个不在意的是抚子。


一个女生如果继承到妈妈的宽额头和爸爸的粗眉毛,再加上天生火爆的脾气,那就是个悲剧。悲剧还有个跟她本人一点都不匹配的名字:抚子。这家伙不能理解我为什么崇拜七代目,就像我不能理解她为什么崇拜她的偶像一样。很明显喜欢七代目更有眼光,因为崇拜他的人数不清,却没多少小孩听说过抚子喜欢的人:我们还没出生那人就离开了木叶。


抚子为了解他翻看了许多史书,初衷是她妈妈相册里的一张合影照。史书对这个人记载得不多,肯定是离开村子后没闯出名声,就这么销声匿迹。每次我不屑的时候她都反驳说那人一定很关键,这么全的史志上都查不到多少信息,也许是别人有意要掩盖什么,从她妈妈讲的故事看这人绝对是个关键人物。


唉,她妈妈以前跟七代目是同一小组的伙伴,这一点上我输了。


费那么大劲还没查到信息,说白了只是喜欢他的长相而已。我嘲笑她颜饭,她每次都不服气,说如果换成女的恐怕我也是颜饭。这不是废话嘛,我当然喜欢女孩子。


平时少不了跟抚子斗嘴,我们不幸被分到同一个小组,大把时间都在一起。我一边崇拜着七代目一边想如果他有孩子就好了,说什么也要挤破头跟他孩子一组,以后还能得到他的指点。虽然家族的血继限界很强,还是想学七代目的一些招式。


七代目一直没结婚,老友结婚时会去捧场,比如我父母的婚礼,他自己却没有要成家的意图。完全能理解:男人嘛,应该以事业为重——这决定太帅。


我们这代的小孩彼此之间很熟,因为家长们年轻时就在一起长大,自然而然变成世交。一起玩的时候偶尔会八卦长辈之间的故事,三人组实在是很好的题材。


比如每次崇拜七代目过头,抚子就会打击我道:“据说七代目以前还暗恋过我妈妈,哈哈。”说完得意地笑,表情像极了李伯母。


“切,”我抓起那张合影拿到她面前,“有什么好拽的,说不定你妈妈还暗恋过这个不知名的家伙。”——三人组定理嘛。


她果然噎住,半天说不出话,隔了很久才回了句,“什么知不知名的家伙,人家叫佐助。”


“哦。”我点头表示知道了,却压根没放在心上。


每天早上例行仰望火影雕像,然后去上课,想着总有一天我的头像也会被雕上去。


下课溜达时经过一乐,看到七代目坐在里面盯着眼前的拉面,没穿火影袍,表情很幸福。


“七代目好!”冲过去打招呼,“怎么不吃面,不喜欢吗?”


“哦,是阳太啊,”七代目笑眯眯地说,“我在想老师。”


聊天时他说有个小时候带他吃拉面的很和蔼的老师,现在虽然忙起来不经常见,他一直记挂着。


路过书店的时候,书架上摆着一排看不懂封面的书,以往要去看都被父母拉住。好奇心突然发作溜过去瞧,发现七代目站在书架前微笑。


“七代目好!在看什么呢?”


他赶紧摆手道:“在想老师,哈哈哈。”说着把我拉走。


七代目说有个很喜欢这种书的老师,总是在人生道路上迷路的,对他的影响很大,他看到这些书就会想起他。


正午时分路过小树林,看到七代目坐在树荫下拿着两支冰棒,盯着脚下发呆。


“七代目好!”绝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他笑着递来一支,我道过谢后坐下津津有味地吃,七代目感慨地说,“以前跟老师坐在这里吃冰棒时,大概跟你差不多大。”


他说有一位已经去世的老师传授给他很多东西,他会一直记得那份教诲,永远不会让离开的人随着时间推移被遗忘。


七代目很重感情,对他的崇拜又加深了许多。


傍晚时分路过村里的小河,看到木板桥上站着一个人,面向夕阳落下的方向。我好奇地走过去:是七代目。


“七代目好!”


七代目自己估计也有点囧为什么我总能碰到他,其实大多数时候只是巧合……好吧也有故意的成分,我一直想让他收我为徒。


“肯定在想老师吧?”我得意地说,有十足十的把握。


作为七代目的大饭这种猜测小菜一碟,何况有三次前例呢,猜不中我以后都不能去抚子面前显摆了。


他却笑了,摇摇头说,“在想佐助。”


哎?


下意识地四处看看,幸好抚子不在。


跟前几次不同,七代目并没有主动聊起“佐助”的话题,我也没开口问,两个人站在小桥上看着夕阳。


“佐助”好像是抚子喜欢的那个人,跟七代目和抚子妈妈在同一班,离开木叶之后就再没音讯。要是三人组定律的话,这么多年过去连情敌都没忘——七代目人太好了!我忍不住在心里YY着。


七代目看了一会夕阳,摸摸我的头,转身离开。


突然觉得晚风有点冷,夕阳有点暗,七代目刚才的表情看不清楚。


向抚子借了史书研究,她很好奇我怎么突然感兴趣,我说因为太无聊。那家伙似乎认为我在找借口,红着脸把书拿出来。这边差点喷血:喂大小姐,就算我喜欢你难道不能光明正大地说吗,为什么要以借书为借口……


书上内容跟我们了解的东西没什么不同,闭着眼睛都能背下来,只是宇智波一族的惨案书上记载的比口头相传的详细。大概因为同样属于木叶的大家族,同样拥有血继限界,虽然不太认同这一族的做法,我对他们的遭遇很同情,同时觉得当初的制裁太过极端。抚子笑说我不愧为七代火影的饭,连想法都跟偶像差不多。


虽然记载了宇智波的繁荣过去和毁灭过程,后续的很多事书上都找不到,只有零星的信息比如“唯一生还者下落不明”、“据悉凶手已在战斗中死亡”。也许唯一的生还者报了仇,也许唯一的生还者死了,也许杀掉凶手的不是那个生还者,总之灭族后宇智波族就再没有可以被记入历史的事。


偌大的一族一夜之间被毁灭,想来就让人唏嘘。据说他们的族人也是黑头发,血继限界是写轮眼,不知道跟日向一族的白眼相比威力怎样。如果这一族还存在,七代目会不会也摸着他们的小孩的头发说,遗传了爸爸妈妈的黑头发和血继限界,以后一定有大作为。


宇智波族居住的地方早已被拆掉,空着的那片地一直没重建,久而久之成了村子里一个特殊的地方。抚子说因为木叶设施齐全,什么都不缺,我个人觉得那是以某种方式警醒后人什么是公平和正义,这样鲜血淋漓的代价值不值得,以后不再重蹈前人的覆辙。女孩子就是女孩子,抚子说我太偏激,什么都往不和谐的话题想,我赌气说那你干脆脑内是高层舍不得这片地好了。


也不全是赌气,至少我在这里看到过七代目好多次,看起来不像在作土地规划。


我所知道的木叶,有很多我不知道的地方。


日子一天天过去,偶尔听说朋友之间谁跟谁交往了,原来谁喜欢那个谁,抚子看上去就有点寂寞。我也不知道自己对她的心意如何,但在实现梦想之前不会考虑这些事——七代目以工作为先,我也想这样做。


有次执行任务到晚上,我跟抚子顺路,两人一起结伴回去。


“我很喜欢的那个佐助,原来姓宇智波,”经过村外的树林时她说。我心里“咯噔”一下,“他姓宇智波”像一道晴天霹雳,瞬间划开模糊的天空。


从眼角看到她在留意我的反应,我没有作出答复,她的语气有点失望:“阳太怎么不生气……”


脚步猛然停住,转身一把捂住她的嘴,拽到树后躲起来。抚子挣扎了一下,我低声道:“嘘,有人!”她马上警觉起来。


周围很安静,只有树叶的“沙沙”声,离我们不远的地方站着两个人。


偷偷观察那两个人的样子,我们俩顿时震惊:那个袍子随风摆动得很霸气拉风的,居然是七代目!对不起形容词多了些但我是饭啊!


抚子不知怎么激动了,手直接伸过来掐我的脖子,猛烈摇晃着,掐得人透不过气。我艰难地开口:“你要干嘛……”


“佐助,是佐助啊!”她不出声地尖叫着,指向前方。


果然!


我瞠目结舌地看着那两个人,七代目和宇智波佐助,站在月光下的树林里一言不发。后者虽然比照片上大了好多岁,很明显是同一个人。这是要吵架还是打架,需不需要人手帮忙?虽然还没通过中忍考试,不要小看了木叶的年轻英雄们。


“你迟到了,这个月有什么新鲜事吗?”火影语气轻松地说,好像在跟老朋友对话。


“与你无关。”那边不给面子——竟然敢这么对七代目说话。


七代目笑喷出来,“每次都例行这一套,后来还不是都说了。”


什么?哪一套?


“怎么当上火影的?”那人继续戳刀,听着倒是和缓了些,“一点长进都没有。”


“恩恩,下一句我猜是‘吊车尾始终是吊车尾’?”七代目笑道,语气里带着说不出的开心。“平时的场合都那么严肃,偶尔也放松一下嘛,火影也是人。”


“吃拉面吃冰棒看杂志看夕阳最放松了。”


抚子不出声笑得浑身发抖,我也忍不住张大嘴:喂,原来你都知道啊!——可是这对话怎么这么怪呢?


七代目乐了,难得看到他这么开心。“你在关注我吗?”


“……随便你怎么想。”


你可是火影诶,被村外的人关注难道不应该警觉吗?还有那个佐助,那么早就离开木叶,现在是不是要回来?他们之间的气氛简直太奇怪……我下巴合不上,抚子瞪大眼睛一脸不敢置信。不是在做梦吧?


“我也一直在关注你,”七代目温和又骄傲地说,“不原谅木叶却同意偶尔见面,这可是你答应的。”


“利用职权便利?”


“不需要旁人帮忙,这可是火影的私事呐。”七代目认真道。


这两人之间一定有着很纠结复杂的感情,光从身份上就能看出来,木叶的七代目火影和很久以前离开村子的人,后者离开时估计还带着血海深仇,毕竟是宇智波族唯一的后裔。这种天差地别的身份要怎么相处?他们又到底是什么关系?


“喜欢为什么不说出来……”抚子若有所思。


“也许正因为喜欢,才不说出来。”我恍然大悟。


那两个人没了动静。


宇智波佐助的过去果然是人为掩盖的,虽然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隐瞒历史固然是不尊重事实的表现,争取这件事的七代目也许不止为了对方一个人。从父亲那里继承的头脑告诉我,如果仇恨曾经扩大过又因为某些原因收场,隐瞒历史能保护的除了宇智波佐助外,还有在木叶成长起来的不知情的后人。不管怎样,不管史书上有没有宇智波佐助这个人,木叶始终是木叶,七代目也始终是七代目。木叶没有宇智波佐助,今晚看来七代目却没有失去他。


从出生起就一直跟家人和朋友生活在这里,我所知道的木叶是我全心爱着的地方,但对别人来说这里是满载着幸福记忆和黑暗往事的禁地,大家都只能顺着自己的心选择。某个角度说,宇智波佐助也让我佩服。


转身偷看一眼,完了!马上捂住抚子的眼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们他们在亲吻啊啊啊啊啊虽然刚才已经知道七代目是同性恋但这个场景也太过分了啊啊啊不过七代目就算是同性恋也是个伟大的同性恋!


虽然惊讶但这种挪不动眼睛的情况是怎么回事……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吻对方,呃,是有多久没见了,别在小孩子面前进行下一步啊……


抚子挣脱开冲我怒目而视,打算观察那边的情况。这种时候被发现就死定了:两个高手,宰我们还不跟玩似的……我头脑一热,把她拉到一边,捧着她的脸亲了一下。


几秒钟后一个耳光甩在脸上,火辣辣的。


抚子怒道:“亲之前先打个招呼!”也不管七代目和宇智波在树林那边,沿着回家的路跑了。


我呆了一下,马上转身看树林:两人不见了。


刚才的事真的发生了还是幻觉?


不会是幻觉吧,再怎么幻觉都不能想到七代目在亲一个男人……


这件事之后我始终不敢面对抚子,更不敢面对七代目。好在那天之后据说事务没那么繁忙,七代目暂时不在村子里,大概出去了几天。谢天谢地,还是说该感谢宇智波佐助?七代目肯定跟他在一起吧。


火影暂时不在的木叶仍然一片平和,与往日没有一点不同。


好多事情都水落石出,比如宇智波族的遗址,比如七代目为什么没有结婚,还有史书上缺少的一些真相。这些事一点也不影响我对七代目的看法,木叶的大家平安幸福,七代目尽职尽责,他的私事没有任何人有理由干涉。


一段时间之后我向抚子告白,之前只觉得跟她吵架虽然麻烦却很有意思,不知不觉已经开始喜欢她。父亲母亲知道这件事之后很高兴,毕竟两家很要好。


躺在草地上看天空的时候,会觉得能生活在这样的世界上很幸福。


散步时又在宇智波的空地上遇到七代目,那时他刚回来,整个人看起来春风得意。他知道那天晚上我们偷窥的事,却一点都不生气——虽然宇智波先生有点不开心。据七代目说反偷窥到我和抚子,算是扯平了,我忍不住面红耳赤。


“不必非要把对方束缚在哪里,”聊起他和宇智波的事时,七代目笑着说,“我所知道的木叶是我的家,从前一心希望重要的人都能留在这个地方,为了实现这件事没少努力过。后来想开了,不会像以前那样勉强他。”末尾又加上一句,“阳太,我们的事请帮我保密。”


“当然!”我干脆地答应。


“不愧是宁次的孩子,哈哈。”他拍拍我的头,满意地大笑。


“那佐助呢,佐助的家在哪?”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八卦的问题。想起看着老照片,跟抚子猜测长辈们的过去的情景。


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用手锤了一下胸口,在心脏的地方。


Fin


--------------------------------


搬个旧文,没啥太多的鸣佐成分233写的时候还不是现在的结局。

评论(12)
热度(186)
© 步道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