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黑白

一、


0723戴上手套,用手帕仔细地擦拭枪。


一封邮件跳到收件箱,来自搭档。


“哟,今天下雨了,有没有被淋到?目标资料已经调查清楚,晚点发给你。明天晴天,微风,适合去踩点。1010。”


他皱起眉头。无论多久,都不能适应对方啰唆的行文方式。


0723号是一个杀手,年纪轻轻技术非凡,接手的任务都能漂亮完成,加入组织不到四年就被委以重任。他的搭档代号为1010,入伙也就两年多,情报网强大得惊人,也是个年少有为让老将回家养老的家伙。他们合作了两年基本没出过纰漏,是强强联手的组合。


除了对方太啰唆外没什么可抱怨的。


二、


傍晚,资料静静地躺在邮箱里。


点开时滚动条在屏幕上缩短至不到一厘米,0723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一句。


还是改不了坏毛病。资料属实详尽是对情报师的基本要求,可详细到这个程度完全是强迫症,两年间他早看得很清楚。除了目标的资料外,甚至还有最佳执行地点的观察日记,距离、角度等等数据精细到小数点后三位。


邮件结尾还有句“任务顺利哦”,加个笑脸。


想到那个笑脸,0723面无表情地扣动扳机,干脆利落地解决任务,好像那个死掉的人是1010号。


回到家,果然又看到一封邮件。


“任务辛苦,期待下次合作。”


他把脸埋到手里,靠在沙发上,觉得有点疲惫。


三、


每次登陆都要控制火气。


“今天没有任务,我一直睡到下午两点。一打开电脑就死机,重启才发了这封。”


“我又来了,还是没有任务,中心公园旁边第三条巷子里左首第二家的冰淇淋很好吃,有空尝尝。”


“我种的番茄蔫了,上次出差好几天没浇水。你养了什么花没?”


“嘿嘿,是我……”


内容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还时不时想从他那里套到信息。


除了组织成员的身份外,他们还是普通人。0723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能有这么多空闲时间。他平时扮演着一个普通职员的角色,每天忙到快累死。曾经想设置主动屏蔽,又怕耽误任务。


他偶尔主动给1010号发邮件,除了工作的事,就是半夜被噩梦惊醒时。


回的内容无非是“那家冰淇淋很难吃”,“没养花”,同样鸡毛蒜皮的答复,丝毫不提噩梦。那人每次都奇迹般地立刻回信,高呼“原来你在!”,他就关了电脑去睡觉。


0723别无选择,通讯录里只有一个地址,两年来都是如此。


四、


一次危险的任务后,1010向他要电话号码。


说是作为有经验的情报师,不放心0723的行动,下次哪怕违反组织的规定也要全程指导。组织要求,情报师和杀手只能通过严密保护的邮件联络,禁止私人通信,禁止见面。合作两年,他们谁也不知道对方的模样。


0723皱眉,这要求显然超出他们的职权范围,一旦被发现可是重罚。但1010有绝招:用只有一句“给我电话号码”的邮件轰炸他三个星期,终于让对方受不了。


点击“发送”,电话立刻打进来。


“0723吗,我是1010!”从声音到语气都欠抽,听上去年纪跟他差不多。


0723用肩膀夹着话筒,戴上手套,拿起盒子里的枪细细查看。冰冷的器械,跟耳旁的声音是两个极端。原来那个欠抽的人有这么一把嗓子,听上去很自来熟,略显聒噪。


“没别的事我挂了。”


“哎哎别,两年才打一次电话,再聊会嘛。”那边急火火地说,又像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了出来。“之前看你那么老成,以为是个大叔,原来年纪跟我差不多。”


“少废话,”0723眯起眼睛看着手里的枪,“不然下次目标就是你。”


对方反而大笑出来,“很荣幸能亲眼目睹神枪手的风采。”


他手一颤,差点把枪掉到地上。1010很了解他发火的点,总是一针见血。


五、


有了电话号码后,搭档越发猖狂。


“喂,今天天气很好,你怎么不出来逛逛?”


“你住在哪?要不我去找你好了,顺便把新情报带过去。”


“……什么,电子版本?有电话还要邮箱干嘛。”


在健身房锻炼都会接到骚扰电话,他一边接一边关掉跑步机,用毛巾擦汗。几天没锻炼体力有点跟不上,喘得厉害。


那边劈头就是一句“啊啊啊啊啊你这是什么声音!”又压低音量说,“虽然我很喜欢,让别人听到怎么行。”


0723差点把电话丢到窗外。


六、


雷雨的夜晚,他又做了那个梦。


醒来后浑身虚脱。0723拉开灯,从层叠的安眠药下翻出手机,凌晨3:04。快捷键是1,连接着通讯录上唯一的号码。


1010马上接起来,了然于心的语气,像是知道他会打来。


他犹豫一下,说随便聊点什么吧。


“不如来说名字好了。”对方试探着说。


不出口则已,一出口又是组织的禁忌。除了专门带新人入伙的前辈,他们的真名没有任何人知晓,平时只用代号和化名。日子长了连他自己都快忘了名字,忘了从什么地方来。


“山田”这个大姓在舌尖绕了一圈,最后咽了下去。“你先。”


搭档毫不在意,大方地说,“我叫漩涡鸣人。”语气透着诚恳。


奇怪的名字,化名吗?


他迟疑一下。以他们的身份,说出真名等于自寻死路,半只脚踏进地狱里。这个道理谁都懂。


“……宇智波佐助。”


1010,不对,是漩涡鸣人,又发出了爽快的笑声。


“我以为你会编一个呢,都不像我认识的0723了。”


他恍然大悟。以对方的情报网,查到他的真名自然不在话下。别说两年的搭档,就算刚认识一天,他都有本事查到对方的生平简历家谱宗族。


七、


那次通信后,0723一直躲着电话。


虽然按1010的话说,你的事我知道得不可能比你多,他还是有种被背叛的感觉。


他七岁时,亲眼看着全族死在杀手的枪口下。十六岁加入现在的组织,第一个任务就是杀掉全族的仇人。别人入伙也许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他完全为了复仇。第一次任务完成得很漂亮,也给了他一个响亮的名号,那以后只是机械性地执行任务而已。


一想到他自己都想尘封的往事被别人一层层剥开,不知带着围观还是嘲笑的心理,他就气得发抖。


1010发来无数邮件,打过无数电话,“对不起”看得他厌烦。除了与任务有关的信件,0723不打算看任何道歉的话。


于是搭档聪明地将歉意写在任务邮件里,又是让人想戳瞎眼的做法。


那段时间他出任务还是一贯的稳准狠,但加上了令人恐惧的杀意。


八、


1010开始采取怀柔政策,或者说回到最初的迂回路线。


天气很好,食物很好吃,番茄长得很茁壮,我不适合当杀手,你也不适合当杀手等等,最后两句是新加上去的。


他这个搭档除了啰嗦外本性不坏,诚实是最大的优点,说的话都带着100%的诚意要道歉。0723不回一个字,不作任何表示,他都能慢慢从闲聊到忆苦思甜,最后聊到他自己的身世。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1010的父母在他刚出生时去世,虽然是为一个非常伟大的理由,死去的人总不能复活。


0723想关我屁事,就算你惨到家也不能替代我的过去。


1010说我们一起退出吧,找个地方躲起来,清净地过日子。


0723想你去死谁要跟你一起叛变我还想多活几年。


1010说我喜欢你。


0723想不出什么词,恨恨地挤出一句,混蛋。


他低下头去擦拭手里的枪,耳尖忍不住热起来。


九、


0723私自背叛组织。


与1010没关系,他只是想通了。


退出前接的最后一起任务是去暗杀一个政要人物。0723在废弃大厦的屋顶等待着,直到视野中出现目标。他的食指搭在扳机上,这个角度得心应手,再简单不过。这一单做完后不打算回组织复命,一个人躲到别的城市。


然后他看到政要的女儿拉住她爸爸的袖口,说了些什么,目标慈祥地笑了。


他蹲下去,帮她系鞋带。


0723的手突然停住。


这么多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憎恨夺走一族生命的杀手,可是他却变成这样一个人。


十、


佐助醒来的时候在医院。


不知怎么走露了风声,他在天台下不去手的时候,被组织派去灭口的杀手击中要害。医生说幸亏抢救及时,捡回了性命。


0723负责的任务除了上层,应该只有他和1010知道。


门牌上写着“宇智波佐助”,终于拿回自己的名字,不只是四个冷冰冰的数字。


他看着头顶的输液瓶,门开了,有人走进来。


“哟,初次见面。”上来就是一个灿烂的笑,白牙闪瞎眼,把一大袋番茄放在床头的小桌上。


“安心养伤,其他的事不用担心,我可以摆平。”那人狡黠地挤挤眼,拿出一只番茄擦拭着,仔细打量他,从头到脚,目光仿佛能穿透被子似的。“没想到你长得挺好看嘛,比照片还好些——不好意思啊,我连照片都查到了。”


“你走错了。”佐助平静地说。


“恩?没啊,”那人奇怪地抓抓头发,指着门牌说,“你不是宇智波佐助吗?0723?”


床上的病人突然僵住。


“我就说嘛,不会认错的。我是1010,嘿嘿。”那人笑了,把番茄递给他,“你叛变的事被组织查出来,我到的时候你已经被打中了,幸好还不算太晚。”


佐助呆了半晌,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


鸣人不知道他在感慨什么,见他没什么反应,拉过来吻了一下,说:“快吃吧,新鲜的番茄。”


对1010号来说,除了任务外的查询只是因为在意他的搭档。


对0723号来说,每天活在谎言和掩饰里,至少名字是真的。


佐助手里的番茄掉在地上。


他想不讨回来就亏大了,揽住对方的脖子凑过去。


鸣人一脸满足地接受了。


尾声、


组织换了新的血液,没有少了谁就不行的道理。


1010和0723变成历史,还被当做警示后人的例子。据说叛逃时0723中了一枪,就算不死也少他半条命。后辈不知道他们的前辈在很远的另一个城市逍遥快活,个个做出沉痛的表情,表示永不叛变。


佐助后来才知道鸣人是卧底,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没有透露任何消息。后来连卧底都不做,跟他一样,退出了原来的阵营。


知道真相的代价没什么,只是几天睡在书房而已。鸣人表示大丈夫能屈能伸,第二天就平了反。


人的体温跟枪差得很多。他放弃了以为会陪伴一生的东西,换来的东西还不算坏。


那副手套放在箱底,那个噩梦再也没有出现。


Fin


评论(7)
热度(129)
© 步道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