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瞬间

夏日的海滩熙熙攘攘,他端着自己最得意的设备,小心翼翼地穿过人群,捕捉感兴趣的瞬间。


比起单纯的风景,他更喜欢把人物拍摄进去的照片。风景虽然或壮丽或清幽各有各的美,随着时间推移这些景色改变得却不多,无非春夏秋冬阴晴雨雪。可是人类不一样,如果不捕捉下来的话,美丽的少女总会变成沧桑的老妇,那时再感慨时光的无情为时已晚,不像感慨岩石被风沙侵蚀出天然的形状那样轻松。


得到一家三口的允许,拍了他们在沙滩上嬉闹的照片,顺便跟大人们聊了起来。双目失明的小女孩听到周围热闹的声音想去走走,鸣人就放下相机,自告奋勇地领着她去。


漩涡鸣人平时只是普通的上班族,摄影属于业余爱好,某天突然感兴趣就去买了个傻瓜机,照了一相册拿到公司炫耀。


办公室里智商最高的奈良摇头道,“革命还需努力。”


业余爱好是画画的佐井盯着看了一会,用十分违心的口气说:“照得挺好。”


对面桌子的人抬头瞥了一眼,鼻子里“哼”一声,连评价都没有。


那家伙看上去像是对摄影感兴趣的人,实际却并不喜欢摆弄这些,用漩涡自己的话是“白长了一张文艺的脸”。第一天认识时他就看对方不顺眼,总是一副冷脸,礼貌地打招呼也像隔着层毛玻璃。他喜欢跟周围的人混成一片,白天互相毒舌下班后一起喝酒,可是对面那个家伙很少参与这些活动。久而久之大家私底下都叫他“谜一样的宇智波佐助”,还调侃说谁能解开这个谜估计能成为他的知心朋友,但那个人估计还没出生。


每到这时漩涡都不以为然,他自己的记录是到公司四天内跟所有人混熟,不信搞不定这个冰山一样的家伙。


于是某天他把相机拿到公司,午休的时候主动去找宇智波,问,“能给你拍张照片吗,宇智波君?”


在他抬头回答的时候迅速捕了一张,得意地笑,看着对方用看神经病的目光看着自己:原来冰山脸之外还能有这种表情。


那以后漩涡就来了劲,每天拉着宇智波照相,非说他表情少,总是拍他可以提高摄影水平。周围人都想这是什么歪理,不过看他乐在其中的样子也只能吐吐槽。


看文件的宇智波,累了活动脖颈的宇智波,午休时趴着睡觉的宇智波。接到家里电话笑着的宇智波,遇到棘手问题皱眉思考的宇智波,终于看镜头的宇智波,终于对镜头笑的宇智波。


起初只是想跟对方混熟就拍了一堆照片,从不展示给别人,就算鹿丸佐井他们好奇也没答应。漩涡一边看着电脑上的微型“宇智波佐助照片展”一边托着下巴想,可是我为什么要跟他混熟?


摄影师对自己的缪斯大多抱着欣赏甚至喜爱的感情,对模特每天的生活观察入微,想着原来那张脸也可以露出如此丰富的表情,什么样的人可以让他露出那样的表情,日子久了忍不住感慨如果我也能让这个人露出这样的表情该多好,再顺着往下想也许什么大胆的想法都能在脑海里描绘出来。长此以往自然而然就心动了。他一张张看过去猛地一拍桌子:原来是喜欢这个家伙,超出对朋友的喜欢。


某年某月某日,本来已经可以对镜头笑的宇智波不自然地转头取文件,鸣人手快抢了几张,电脑上放大再放大,从对方的表情中琢磨出一些潜在的东西。


其实根本不用这么麻烦,世界上只有喷嚏和爱情无法掩饰。


他乐滋滋地抱着一个大牛皮纸袋,一手把文件拨到一边,一手小心地把纸袋放到佐助面前:“打开看看。”


对方皱着眉头打开,里面一沓一沓全是洗好的照片,几乎可以拿出去展览的规模,模特当然只有一个人。他不动声色地看过去,耳朵慢慢红了,白了旁边的人一眼。


“尾行?”


鸣人椅子差点翻倒。


“光明正大拍的好吗!”


“喜欢我?”


“……这是我的台词……”


他趴倒在桌上,略带挫败感地看着对面的人:过程和结局一个都没猜中是要怎样。


“那就说完吧。”佐助把照片放在一边,黑眼睛安静地看着他。


“我喜欢你,”鸣人得到鼓励一样,绕过桌子走到他面前,这辈子都没这样认真地说:“就算瞒着办公室里的其他人也想一起交往。”


佐助没忍住笑了,说他的表情拍下来一定很精彩。


海鸥的叫声打断了回忆,小亚纪一路上问东问西,问周围有什么样的景色。鸣人牢牢地牵着她的手,把热闹的景象说给她听。


“左手方向有一群打西瓜的人——哎呀,差一点,太可惜。”


“诶,右边那队人沙滩排球打得不赖嘛!其中有个穿红色泳装的姐姐打得非常好,另一边输了好几球。”


亚纪大多数时候只是听着,偶尔对感兴趣的场景追问细节,比如“那个姐姐的头发是什么颜色”等等。


穿过人群,他们在游客较少的一片地方停了下来。


“现在是什么场景,为什么不走了?”亚纪抬头问。


“海边站着一个人。”


小女孩等了一下,没听到后续说明,又摇摇鸣人的胳膊。“什么样子的人?”


“穿着白色的T恤,T恤上有团扇的花纹。头发是黑色的,眼睛也是黑色的,听上去好像很单调,近看却可以在那双眼睛里看到整片海的颜色。现在是太阳落山的时候,夕阳照在头发上反射出一道金边……”


鸣人像是在解释,又像在自言自语。如果相机在身边就好了。


“你喜欢这个姐姐?”亚纪冒出个令他难以回答的问题,顿了顿自己补充说:“肯定喜欢吧。”


“……不,那是个哥哥。”


他心里无比柔软,呢喃了一句。


“那喜欢吗?”小姑娘好像并不介意。


正在看海的人听到声音,回头看向他们。


“再说一点吧,我还想听。”亚纪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这个人啊,最喜欢的动物是鹰,一个人看着海可以发上半天呆。”


还有没说出口的,给这个人拍一辈子照片都不够。


鸣人冲佐助悄无声息地招手,对方不解地走过去。他用左手领着小亚纪,右手把佐助的手握起来,低头说——


“他旁边那个笑着的家伙是我。”


Fin

=================================

小天使的生日贺文

评论(2)
热度(56)
© 步道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