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风雷会(一)(坑注意)

青春就是要暴走狂飙,高中一定不能平凡度过,搬新家之后猿飞木叶丸给自己定下目标。


他刚跟着家人搬到这个城市,入住那天隔壁漩涡家帮了不少忙,由此结识到新朋友。漩涡家也有一个孩子,比他大两岁,在附近的K高读三年级,看上去很好相处,每天像是有用不完的活力似的。在K高报名注册之后,木叶丸也进入了那所学校。


“上课不睡,下课很累。”漩涡鸣人的名言,带他逛了一圈校园之后拍着胸脯说:“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我罩着你。”


木叶丸赶紧点头答应,不知道对方是校园一霸还是什么,反正说这话时还挺帅。


高一的生活虽然不比国中倒还算轻松,年纪不大适应环境也很快,刚搬来没多久木叶丸就跟周围的同学打成一片。课间还时不时往三年级那边跑,喊着“鸣人哥”各种捣乱。三年级的同学笑鸣人多了个小跟班,鸣人无奈地说下回别来了,我还得补觉。


睡觉,睡觉,就算一天有30个小时他也会睡满。木叶丸无力地走出教室,隔壁班传来女生叽叽喳喳的讨论:“啊~宇智波君连睡觉都这么有型!”


疯狂的三年级,一年级的小屁孩摇摇头。


几天后的晚上,为了蹲夜间节目木叶丸十一点多才爬上床,躺了一会还在回味,听到窗外传来引擎声。声音越来越大,好像有一群拉货的卡车停在楼下。对面父母的房间没有动静,似乎没被打扰到,他忍着怒气爬起来打开窗。


邻居家门口一字排开几辆机车,门口的路并不宽,一下被堵上大半。隔壁院门打开,有人推着另一辆机车走出院子加入到那群人里,一帮人压着速度离开居民区。那晚月光不错,木叶丸能清楚地看到加入他们的人衣服后面画着一个漩涡标记,那头金发完全是漩涡鸣人的标志。


……什么?


他把下巴合上。


“鸣人哥,你太不够意思了!”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冲进三年C组的教室,一直冲到鸣人座位前,“昨晚去飙车为什么不叫上我?”


喧闹的教室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盯着这边看。鸣人整个人愣住,反应过来赶紧摆手对旁边的人说:“邻居家的小孩瞎说哈哈哈哈,我昨晚明明去鹿丸家补习了,对吧鹿丸?”


前排的人点头,同学们“嘁”了一会散去。


木叶丸还要争辩,鸣人把他拽到一边,“你看到了?”他老实地点点头。


竟然被发现了,对方开始搜肠刮肚:“事情是这样,我本来不想出去,但昨天有几个死党热情邀请,说虽然在毕业班平时很忙,偶尔放松一下也很必要。”一脸“我在说谎你不要拆穿”的表情。


“别装了鸣人哥,”木叶丸瞥他,“你根本就是自愿的吧,虽然年纪不大暴走族我还是很懂的,我叔叔以前就是。既然被发现了就带我一起活动吧,我也想加入,跟你们一起跑。”


“不行,”鸣人一口拒绝,态度强硬,“就你这小屁孩,玩得动机车吗?有点什么事我也不好跟你爸爸妈妈交代。”


“你自己也是小屁孩过来的。”


“……我跟你一样大的时候早就是队里的骨干了。”


“那就给我一个超越你的机会!”


------------------------------------


“风雷会”是个刚成立一年不到的组织,创立者漩涡鸣人,取名者漩涡鸣人,初代总长漩涡鸣人。成员主要是K高的一帮学生,人数不多,都是漩涡鸣人的死党,愿意跟随他。风雷会成立前鸣人曾是另一个组织的成员,跟着前辈飚了几个月后就在圈子里树起名声,年纪轻轻就成了骨干成员。后来组织里发生过一次人员更替,之后几个月鸣人也脱离出来,自立了门户。


风雷会的这帮成员平时上课补觉,隔几天的晚上一起出去集会,集会地点通常是妙木山那边的372国道。这位置不好不坏,刚成立那会正好赶上大洗牌重新划分地盘,新生的风雷会一同参加,最后夺到这块地方。鹿丸分析由于刚成立各成员还在互相磨合,才没能一举夺得之前组织的那块飚车宝地,总长说速度到哪都一样,日子还长着。


“你还真不擅长应付小孩子。”鹿丸靠在车座上说,丁次嘴里嚼着章鱼烧,赞同地点头。


木叶丸大大咧咧站在风雷会的成员面前,一直咧着嘴笑。


“没办法,他非要跟着一起来。”鸣人耸肩,“今晚先让他随便看看,以后就会知难而退。”


“绝不!”木叶丸马上反驳,“鸣人哥刚开始飚车时也就我这么大,现在已经很厉害了——在努力上我绝不会输给前辈。”


看他认真的样子众人哈哈大笑起来。“倒是很像你当年的抱负,”宁次对鸣人说。


“今晚大家随意练手,下周末要跟Snake拼一次,”鸣人拍拍爱车的车座,跨上去,转身看到木叶丸自己站在那里,一指对面的佐井:“你带着他吧。”


木叶丸心里打过小算盘,如果今天能坐到风雷会总长的后座,是一次长见识的好机会,谁知随便就被分配给了别人。他看看眯着眼笑得诡异的佐井,只好坐到他的后座上。


练习而已,所有人都只拿出足够练习的那部分实力。新来的跟班坐在后车座上牢牢握着扶手,看着妙木山周围的景色在眼前一闪而过,完全看不清附近繁茂的树木,远处更是连点灯火都不见。


只有耳边的风声无比清晰,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第一次跟着飚,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佐井聊天,借此掩盖心里的紧张。“每次集会都要飚车吗?”


“不是,也经常去吃一乐拉面什么的,谁让总长喜欢。”佐井顿了一下,“偶尔打台球,玩扑克,输的人请客。”


还好,木叶丸暗地呼了口气。


“遇到别人来挑衅也时不时打个架,跑一场。”对方语气轻松,跟班的脸色有点难看。


“……风雷会的名气应该很大了吧,还有人敢来挑衅?”


“我们毕竟刚成立,跟Trump那些几代传下来的不能比,连Snake在历史上都比我们有些底气,”佐井话锋一转,语气里带着骄傲:“但我们有个很棒的总长,兄弟们也身手不凡,集会时没人敢打扰。周末大蛇丸他们来挑衅,你只要睁大眼睛看着就行。”


这些组织名字木叶丸听得一知半解,反正他打算加入,以后慢慢弄懂也不迟。“那女人缘呢,玩机车的会有很多女孩贴上来吧?”话一出口觉得有点KY,问这个不知道合不合适。


“原来你为这个而来吗?”佐井在弯道上来个急转弯,木叶丸马上抓紧。“那你恐怕要失望了,就算有几人有固定女友,也大多是在学校里认识,据我所知还没有单纯因为骑机车喜欢上的。”


“不会吧,像鸣人哥这样的会有很多女生追求吧?”


佐井哭笑不得,小跟班真是鸣人的铁杆粉:“这句话千万别问他,而且鸣人也不会在意女孩子。”


“为什么”还有一半在嘴里,练习已经结束,大家整齐地排成一排。从车上下来木叶丸觉得整个人都在飘,脚踩到实地上的感觉非常不真实。众人围在一起分析今天的表现,鸣人大体点评了一下,就宣布这次集会结束。其他人纷纷准备离去,鸣人和丁次顺路,就拜托对方载着木叶丸一起回去。


“今天之后还打算加入吗?”鸣人伸个懒腰问,这时两辆车行驶在居住区的路上,速度比刚才慢了很多。


“恩,更向往了。”木叶丸诚恳地说。确实,那种自由奔放追求急速的感觉虽然给他带来紧张和刺激,更多的是激动和畅快。他所定下的目标眼已经近在眼前,高中生活绝不会平淡无味。


到了丁次家鸣人把车寄放在仓库,说第二天来领,自己跟木叶丸一路走回去。跟班不理解为什么鸣人宁可走回家也不让他坐在后座,自己安慰自己说对很多暴走族来说机车是件宝贝,外人也许连碰都不能碰。


---------------------------------------


木叶丸跟邻居的哥哥一起混暴走族的事家人并不知道,只知道他喜欢跟鸣人一起玩,鸣人总是有各种办法让猿飞家以为他们在做正经事,例如补课之类。反正两家是邻居,就算很晚回去也方便。瞒着对方家长这种事鸣人心里有些愧疚,但木叶丸太执拗,说什么也要跟着。他只好改了集会的时间,只要木叶丸参加活动就在凌晨一点前结束,赶快把他送回家。


第一次参加集会之后,木叶丸没有错过后续的每一次机会。哪怕不飚车,他也一起过去打牌吃拉面吃火锅,总之有风雷会的地方就有他。时间长了成员们差不多习惯有这么个小跟班,有活动都叫上他。每个组织都有招收新成员的考验和仪式,木叶丸一直没正式加入风雷会,他想先混个脸熟,等有了机车通过考验再正式加入。


成员陆陆续续讲述了自己的暴走族历史,鸣人偶尔也说些自己的事。佐井曾经提到的Trump是当地一个比较大的组织,已经成立多年,培养出许多人才。后起的其他组织的主力很多都曾经是Trump的成员,鸣人就是其中一个,还有鹿丸和佐井。


鸣人在Trump时一把手是旗木卡卡西,第六代总长,拉拨出许多有潜力的新人。组织与组织之间经常互挖墙脚,组织大了成员间本来就没有特别强韧的纽带,谈妥了就退组的事经常发生,Trump就是一个很好的靶子。与被挖走的成员不一样,鸣人脱退后成立了自己的组织,又招募到一些愿意跟他打天下的死党。


“原来还有被挖这么一说。”木叶丸若有所思。


“鹿丸和佐井当初成立时就跟过来,我们是之后被挖来的,”宁次说,“挖人也得自己有能耐才行,这一点上鸣人有自信,自信得也很有道理。”


鸣人卷起特攻服的袖子,得意地躺在草坪上笑。


木叶丸打量一下周围的成员,每个人的身手他都亲眼见过,人人都很优秀。虽然作为新手他不知道其他组织的实力如何,信任总长的眼光没错。“虽然风雷会规模不算大,大家都是精英,人数不多倒也精简有效。”他骄傲地总结道。


大家又被他这句话逗乐,笑说照这么看你也不必加入了,人数少比较好,木叶丸赶紧摆手辩解。


“说起来总长还想挖一个人,”佐井突然插了一句,听上去跟讨论的话题毫不相干。这显然是个敏感话题,大家都沉默了,表情尴尬地看向佐井。


“少来,我可是挖到所有想挖的兄弟,风雷会已经很完整。”沉默了片刻后鸣人回答说,咧嘴大笑,“受罚受罚,下回你请客!”说着从草地上坐了起来。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木叶丸觉得他的笑容并没有发自内心。


“那当初干嘛要叫‘风雷会’?”佐井继续补刀。


这回鸣人没什么话好说,干咳一声。鹿丸一个打挺跳起来,拍拍佐井的肩膀,招呼其他人:“干躺着也躺够了,去飚一圈。”说着向机车的方向走去。


其他人陆续站起来准备动身,总长边走边戴上手套,表情很难看清。


“‘风雷会’怎么了?”刚才鹿丸的一席话显然在解围,一伙人走远后木叶丸拽着佐井的袖子问。


这家伙,要当好小弟就别这么“勤学好问”,很多事不便对非正式成员说。佐井有点后悔刚才哪壶不开提哪壶:“没怎么。”


“绝对有问题。”跟班紧紧地盯着他,非要看出个端倪。


“没什么,鸣人以前在Trump时有个外号叫‘疾风’。”对方丢下一句话。


这么说还有谁的外号叫“雷”。看似了解这个组织,这些天和成员差不多打成一片,看来总有木叶丸作为外人所不了解的、隐藏在“风雷会”这个名字下的秘密。


----------------------------------------


“突然对机车感兴趣?”阿斯玛停下手里的活,从架子上拿起毛巾擦手,走到木叶丸面前:“原来你还有这个爱好。”


“是,请叔叔指点。”木叶丸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鞠了一躬。


“父母知道吗?”阿斯玛吐了口烟,拍拍他的头。


眼前的孩子犹豫着说:“现在不是时机,但一定会告诉他们。”


木叶丸小时候发现自己的叔叔曾经是暴走族,去他家拜访时看到车库里停着当时的新车型,还是小孩子的他觉得拉风极了想坐,家里的大人却把他抱回屋里,说年龄太小。现在看来他对机车的喜欢大概从那时就生根发芽,只是欠缺合适的时机,所以风雷会给他的机会绝不能错过。


阿斯玛曾经是暴走族里的风云人物,因为机车认识了现在的妻子,订婚后就退出,建立起自己的家庭。虽然他不后悔做出退出的决定,对过去一起打天下的兄弟却有份愧疚:遇上一个好对手不容易,交一个好友更难。从前那种风驰电掣的日子一去不复返,眼前这个孩子既然向往,自己亲自教导总比找其他人来得放心。


他走到车库一角掀开一辆机车上的防尘罩,招呼木叶丸过去,“这辆GSR400你拿去骑,虽然有点旧但定时保养,性能良好,这也是当初我的入门车。”说着拍拍机车座。


木叶丸看着暗红色车身有点迟疑:“那辆SZR呢,”他星星眼状看着阿斯玛,“那辆排量大开起来又拉风,能不能借给我?”


阿斯玛捶了他肩膀一下,哈哈大笑道,“还挺挑剔——那辆就算你能掌握也不行,那可是我的宝贝。”


“知道了,”他侄子只好点头答应,在心里嘀咕:知道那是你当年追到红婶婶的法宝。突然想起鸣人的机车后座。


阿斯玛简单给车做了个检查,给木叶丸制定好训练计划。每隔一天由他亲自指导训练一次,与风雷会的集会时间错开,通过阿斯玛个人的标准前木叶丸不得把机车骑去集会,一切安全至上。尽心的叔叔还同意一起劝说他的父母,木叶丸简直喜出望外,恨不得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风雷会的大家。


----------------------------------------


上午阳光很好,佐助趴在课桌上打盹。


“佐助,借一步说话。”闭着眼都知道说话的人是谁,他装作没听到,向窗户方向挪了挪身体。


那人干脆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拉起来,他只好睁开眼睛,不耐烦地瞪着对方:“有什么话在这说。”


鸣人显然不想在这里说话,瞪回去却不开口,就那么盯着他看。周围气氛有些紧张,同学们开始害怕他们在教室里打起来。佐助左边座位的男生好死不死地嘟囔一句,“打情骂俏请出去,风纪委员要以身作则。”


佐助瞪了对方一眼,冲鸣人撂句“去天台”转身就走。


鸣人得意地跟过去,双手交叉在脑后,冲班里其他人笑着说:“不好意思,再看收费。”围观人群“切”了一阵无聊地散开。


“到底想说什么,”天台上佐助皱眉头看着他,“我们不熟,以后少来A组。”


“是,Trump里才一年零九个月,学校也没到三年,时间太短了。”对方笑道,“好像某人的初吻对象还是我吧,哦,只是初吻而已,不熟不熟。”


又是这种招牌笑,挺久没见还是一样欠打。佐助平静地说:“过去的事没意义,何况又没交往。”


那你耳朵红什么,“交往”只是形式而已。鸣人在心里乐,突然想起正事,咳嗽一声,“过去的事不谈了。这周六十点半304,Snake跟风雷会宣战,这场可是期待已久,我有十足十的把握。”


“加油。”对方没多大兴趣似的,靠在栏杆上。


虽然在同一所学校,他们之间有段日子没说话,重新见面时气氛果然有些尴尬。佐助看上去漠不关心,就算说着“加油”语气里也有“关我什么事”的味道,但至少是个比较好的开端。


鸣人上前一步,握住佐助旁边的栏杆,俯下身子:“如果明天赢了——”


“鸣人哥!”


楼梯上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天台的门猛地被推开,木叶丸乐颠颠地跑过来喊着:“我有机车啦,再过一两个月就安排入会测试吧,绝对一次通过!”冲锋枪似的说完才注意到还有别人,周围气氛微妙,他愣了愣,这就是别人提到的要跟鸣人打架的人?


鸣人握栏杆的手立刻放开,笑道:“是嘛,你这家伙还挺快。”


“鹿丸哥找你,说是……”木叶丸警惕地看了佐助一眼,推着鸣人走:“先回去再说。”


对方一边打着哈哈向门口走,一边回头冲留下的人说:“周六十点半304,我知道你记住了。”


小跟班一愣,这是跟Snake比赛的消息。


佐助靠在栏杆上头也不抬,“忘了。”


-------------------------------------


你也是K高的?我是一年B组的漩涡鸣人。

卡卡西前辈又说教,没劲呐,那些技巧是个人都会。

诶佐助,比一局吧,就比一局。

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在那之前可别败给别人。

……


佐助,有句话想告诉你,但我猜你已经知道。


睡前放松时想到这些话反而睡不着,漩涡鸣人的声音洗脑一样地重复着,佐助调整一下睡姿,抬头看一眼数字钟:十点,周六晚上。再过半个小时304那边一定很热闹,不知道那个什么“风雷会”规模怎样,Snake好歹已经发展多年,下战书必定有获胜把握。


天台见面那天鸣人留下的背影跟记忆中的不一样,从前那个穿着白色特攻服见人就比赛的家伙已经变成独当一面的总长,虽然还是大大咧咧却成长了不少,连发通知都说得像宣告什么似的。可是谁会留在原地踏步?


这么说风雷会成立后该换了特攻服吧,背后的漩涡标志应该不会变。


反正谁赢都无所谓,他继续睡。


304国道上,风雷会成员等着对手到来。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早在一周前情报师佐井就弄到Snake三代总长大蛇丸的数据,大蛇丸在圈子里混迹已久,可考察的数据比较多。他跟鹿丸分析出一套方案,这次大蛇丸亲自上场的可能性很大,他的直路速度惊人,304国道这种间隔不足400米的连续弯道却不算拿手,这种路是丁次的最爱。


丁次边做准备活动边跟鹿丸确认计划,木叶丸站在队伍里,第一次现场看比赛既紧张又兴奋。紧张的不止他一个,鸣人在机车旁边来回踱步,表情淡定,手却在袖口里握成拳。


终于到了这一天,来吧!


Snake出现时木叶丸有些失望,本以为是多大的组织,就来了两个人,瞧不起他们?一个娘娘腔一个眼镜男,看上去老弱病残似的。


“大蛇丸前辈,别来无恙。”鸣人站在原地打个招呼,扫视一下四周,“今天就你们两个?”


“省得坊间传我们欺负年轻后辈,”大蛇丸懒洋洋地笑,旁边的眼镜男带着蔑视的语调说:“总长亲自来是天大的面子,风雷会口气还不小。”


“那就闲话少说,谈条件吧。”


“372国道,你们输了就自觉撤出,地盘归Snake。”眼镜男的眼镜闪过一道光,木叶丸心里一凛:好大的条件。“不答应也行,”补充一句,“无非就是风雷会输不起,我们再谈其他的。”


鸣人大咧咧一挥手,“372没问题,我们不可能输。”转身看旁边的兄弟们,鹿丸暗中点了下头。“如果我们赢了,可以随意从Snake里挖走一个成员。”


挖成员?小跟班很纳闷。


“还没放弃啊鸣人君,”大蛇丸饶有兴趣地摸摸下巴,“一言为定。”


比赛线路是304国道的连续弯道路段,连续弯道后拐下高速再上去,反方向再过一次驶回起点。路线有些琐碎,这种需要随时调整速度的路段是丁次最拿手的。鸣人走过去跟丁次低语一番,拍拍对方的肩膀,“交给你了。”大蛇丸自己按捺不动,示意旁边的眼镜男——后来木叶丸知道叫药师兜。药师兜换上风镜,驶到起点线处,得意洋洋地打量对手的身材。丁次心里骂了句,小看胖子的实力你一定会死得很难看,四眼仔。


大蛇丸竟然没有亲自上,药师兜的实力大家不算清楚,只能靠丁次自己斟酌。


哨声响后兜马上窜了出去,只起步段就把丁次甩在十几米开外。大蛇丸露出笑容,鸣人眉头紧了紧。丁次立刻推进油门跟上,伏低身子盯紧前方的车体。两辆机车之间的距离缓慢拉大,绝尘而去。连续弯道上行驶节奏的把握很重要,兜率先冲过前几个弯,从引擎声判断后面的人跟得很吃力,不由心生得意:那种身材还是再养肥点去玩相扑吧。丁次猛踏几下油门,引擎发出巨大的声响,正好应了兜的判断,车体趁机靠近前面机车的尾部,速度趋于平均,悄声没息进入前者的滑流区。兜兀自俯身向前冲,油门留着一定量,在连续弯道上取尽量直的路线。丁次紧跟在后面,眼睛死盯着目标不放。


风声呼啸而过,重新转上路时兜开始加速,剩下的路程不多。Snake手里握着无数地盘,372不是什么抢手之地,借此机会挫挫风雷会那帮小子的锐气才是真的。丁次看出兜在加速,脚下也暗暗使力,一直紧咬着前面机车的红色尾灯不放。


远处传来轰隆声,终点的大家立刻竖起耳朵。木叶丸心里仿佛有台架子鼓,咚咚咚咚心脏都快跳出来。


最后一个弯道,油门触底,兜紧绷着身子向终点冲去。整场比赛一直领先,连对方机车的影子都没见,简直是压倒性的胜利。


一直跟在后面的XJR突然加速,从左边斜插进前方的弯道,瞬间跟兜齐头并进。丁次看准时机猛地切换到空档,机车借着巨大的惯性和下坡俯冲的加速度一举超越了兜。


“好!”木叶丸没忍住喝了声彩,在人群中跳上跳下。


冲破终点时丁次领先一个车身,胜负已分。


没等功臣下车木叶丸就冲过去欢呼呐喊,鹿丸佐井他们也赶去祝贺,丁次被抛到空中(大家花了一些力气)。


兜脸色有些难看,下地后恨恨地啐了一口。大蛇丸暼他一眼,上前对鸣人道:“恭喜。”


“承让,在连续弯道上只输给丁次一个车身相当不容易,”鸣人故意这么说,语气却带着诚恳,饶是兜脸色发青也不好发作。“前辈放心,风雷会赢了Snake的事我们绝不会说出去,省得坊间说我们目中无人看不起前辈。”说着咧嘴一笑。


“还为了那小子的事记仇?人各有志,他怎么可能一直待在Trump。”对方笑得极其阴险,好像输的人不是他们。


“前辈这句话我可听不懂,”鸣人一摊手,“愿赌服输,现在轮到我挑人了。”


成员们围过来站在旁边,木叶丸拽拽鹿丸的衣服,低头问:“既然自由选择,肯定要个能力最强的吧?”鹿丸没说话,示意他安静。


“那个人已经不在了。”兜咬牙切齿地说。


“没错,那家伙翅膀长硬后就飞了,”大蛇丸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还挖走我几个人,可恶的小子。”


什么?!


鸣人忍着拔拳揍人的念头,“你们明知道他不在Snake,刚才的承诺呢?!”


“承诺有效,想挑就挑,除了那个人以外。”兜换上一副“随你便”的样子,“我们只承诺你可以挖人,可没承诺挖的必须是谁。”


可恶!被对方摆了一道……鸣人拳头握得“咯咯”响,恨不得用他的爱车狠狠碾压眼前两只狐狸。“我们走!”最终平复一下心情,他跨上Z1000头也不回地说。


“战利品不要吗?”大蛇丸窃笑,“不然你们挑一块地盘好了。”


鸣人没说话,把油门踩得嗡嗡响,宁次上前拍拍他的后背。木叶丸不甘心地坐到鹿丸的后座上:总长明显冲着某件“战利品”而来,开场前的紧张就是最好的证明,可这个草草了事的结局实在出乎意料。势在必得的“奖品”泡汤,要替代品的心情也没有,还让丁次白跑一趟。


“你这么追也不是办法,那家伙软硬都不吃,干脆什么都别说上去做了,说不定能成。”大蛇丸最后喊了句。


“喂喂我们这还有个花朵呢。”鹿丸象征性地捂着木叶丸的耳朵,“猥琐发言自重!”


“‘做’的意思是?”木叶丸的求知精神上来,竖起耳朵。


另一边的佐井打个哈哈,“字面意思,做=赢,别想太多。”


跟班点头:头一次听说这种用法,挺有趣,行话果然博大精深。


距往常的散伙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有几人准备回372跑跑。鸣人心情不太好,说他困了要回去大睡,像往常那样嘱咐丁次送木叶丸回去,一个人消失在路尽头。木叶丸满腹狐疑不敢问,跟着剩下的人走了。


一行人走远后304国道恢复平静。


辅路上停着一辆机车,在月光下闪着幽蓝的光。有个人不知道在那里坐了多久。


评论(3)
热度(80)
© 步道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