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风雷会(三)(坑注意)

亲自观摩过几场比赛后木叶丸的车技又上了一个高度,据他自己说是悟到了窍门,那辆老GSR已经渐渐不能满足他的速度。风雷会集会时,或者偶尔跟其他团体比赛时,这个叫猿飞木叶丸的小子已经开始初露锋芒。大家得知他的叔叔是曾经的传奇人物之一,更是对他赞誉有加,风雷会的队员提起他也是一派骄傲口吻。


这天晚上他跟佐井比了一场,对方胜他一个半车身,下场后笑说现在赢他越来越难,恐怕以后得勤加练习。


“现在我可以入会了吧?”木叶丸笑着跟宁次击掌。


丁次含糊不清地嚼着包子:“不是早就入了?”


“总该有个入会仪式之类的吧?还有宣誓效忠什么的。”木叶丸皱起眉头,电视剧里都这么演,这么敷衍自己好像有点不甘心。他走到总长那边把刚才的问题又说了一遍。


鸣人仔细想了想,这帮兄弟跟着自己的时候确实没什么入会仪式,怪繁琐的,能免则免,于是笑着说:“从今天开始你就正式加入风雷会,以后跟大家一起飚车集会,”补充一句,“请多指教。”说罢鞠了一躬。


“不敢当,以后还请多关照。”木叶丸闷闷地回了一躬,还有点在意仪式的问题。周围的大家围过来一哄而上,把他举起来抛到空中,笑着大喊“欢迎”,这一喊把他逗乐了,马上把纠结抛到脑后跟着大笑起来。


每天都比前一天更爱机车,每天都比前一天更爱风驰电掣的感觉,每天都比前一天更爱这些笑得没了形象的伙伴。


远处停着那辆YZF,佐助嘴角弯了弯:上次比赛后这家伙真的进步不少,现在也算如愿以偿。是个人才,可惜到了风雷会。他忍不住想吐槽一下,抬头接触到鸣人的目光,把吐槽的话咽了回去。


这样也不错,大家都开心。鸣人至今为止最开心的表情就是比赛那晚之后,听自己用“只是讨厌输”解释为什么拼命也要赢。


这是真话,其实所有的事情都不复杂。就算比赛输了用一个总长换另一个总长他也不亏,只是不喜欢输的感觉。


不对某种程度上也亏了……以前只是地下恋情现在公开,其他人就罢了,没几个不知道的。新入会那个小子每次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在学校里也一样,哪怕亮出“风纪委员”的袖标都不怕。


是你的偶像告白的,要恨恨他。佐助打个哈欠,集会差不多结束,“观摩”得也差不多。


鸣人迅速安排下次集会的任务:“这两天有些人要准备考试所以下次集会时间定在三周后的周五中间别忘了练习不然每天都会退步尤其是刚加入的木叶丸还有认为自己退步的佐井听说鹰还是常规集会所以你们想观摩尽管观摩从现在开始谁问我为什么知道鹰的集会日程谁就自觉来372跑10圈注意不能骑机车必须用腿跑,”说完大喘一口气,“明白了吗?”


快憋死的一群人里只有鹿丸点头,不愧是军师。


“对了,上次Trump的山田带来消息……”宁次正要开口传达,鸣人已经挥手宣布“集会结束大家辛苦”,机车开到佐助旁边一起回去。


又秀恩爱,木叶丸一撇嘴,风雷会集会鹰的总长来观摩,鹰集会据说风雷会总长也勤快打卡,已经持续很久。如果不是老大自己乐意之至,他还以为这是鹰麻痹对手的策略——再怎么要好毕竟是两个队伍的人,总得有些对方阵营不能知道的秘密。他承认自己不喜欢佐助,说不出为什么,可能因为鸣人输了而自己把所有零用钱都压在己方阵营,也可能因为他崇拜的鸣人绕不过“宇智波佐助”这个坎。


不管他愿不愿意,风雷会中都有“迅雷”的名字,可是那个人却死活不愿加入这个他无比喜欢的队伍。我才不承认宇智波跟风雷会有什么瓜葛,不管他是不是跟总长有瓜葛,无论比赛还是在床……“纯情”小孩使劲摇头要把自己的邪恶念头杀死。


“他们绝对没做过,赌吗?”佐井摸着下巴说,“就算鸣人想,也必须等佐助点头答应。”


“你怎么知道佐助没答应,他最近都对鸣人的肢体接触习以为常了。”丁次把最后一口包子放到嘴里。


鹿丸纠正道:“你不知道,在Trump时就已经习以为常。”


木叶丸刚才还为自己的邪恶内疚,现在很不想承认这些人是他的队友。


“对了木叶丸,‘做’等于‘赢’,别忘了。”宁次“好意”提醒道。


“……宁次哥,我只比你们小两岁,不是笨蛋。”木叶丸无奈地耸肩,实在忍不住掏出一张万元票塞到佐井手里:“我赌他们做过了。”


这次赌约最好能赢,捞回本还能顺便嘲笑宇智波,他幸灾乐祸地想。


---------------------------------------


不集会的日子仿佛很漫长,每天上学都提不起劲。握笔时脑海里浮现出握着车吧的那种质感,下课铃里仿佛夹杂着马达的轰隆声。每天好像见不到恋人一样百无聊赖,木叶丸发现自己真的爱上这种机车上的生活。


除他之外风雷会里这帮人个个都是老手,晚上不管多疯狂,校园里遇到时总是彬彬有礼,一点看不出身上的叛逆因子。鹿丸宁次佐井丁次还有不想承认的宇智波佐助都是优等生,鸣人最多也只是淘气些上课睡觉成绩一般,有自己日常混迹的圈子,跟校园里真正的不良学生没什么交集。平时校园里见了打招呼,谁也不知道这些人私下是年轻热血对不熟悉的人来说甚至有点可怕的暴走族。


风雷会休息,鹰却没闲着,372国道差不多变成鹰的固定据点,据重吾说完全因为近便,反正鸣人默认首肯。木叶丸觉得从叔叔那里继承的GSR不满足自己,可是目前也只能继续用这辆车练习,为了变成队里的佼佼者,即使休息也每天到372打卡。


水月和香磷经常指导他,佐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重吾说木叶丸是风雷会的,本来就是自己人。佐助说再说一遍去跑十圈。


就这么过了一周多。3年A组教室里佐助日行一睡,水月匆匆进门,附到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听者的表情紧了紧,回了几句,水月心领神会地出门。


午休时分,鸣人在花园里一个隐蔽的凉椅上找到佐助,笑着坐下,把便当推过去。“今天老妈做了肉丸,要不要来一个?”


佐助摇头,夹出一片生菜扔到他的便当盒里:“多吃菜。”


鸣人点头答应,嘴咧得很大。


“Trump的山田带来的消息你知道吗?”


“啥?”还在嚼生菜,含糊不清。


“又到了分地盘大会,转眼还有一个多月时间。”佐助不紧不慢。


“奥,”鸣人点头,“离上回太近了吧?与约定的不符啊,Trump那边怎么说?”


无比淡定,这么紧急的事这个人竟然还吃得这么开心……佐助扶额,“分地盘大会后加入的新组织可以提出重新召开大会重新定排名的请求,过半数的组同意就可以开,这样看来Trump明显没有意见,时间都订好了。”


新加入这片区域的组织据说叫“志村组”,其他组织只是略有耳闻,鸣人原先认为新组跟风雷会没什么交集也不存在利益冲突,没有特地让佐井调查过。现在看来新组织胃口不小,已经开始盘算固定地盘。一时间两个人都没说话,各吃各的午饭。


鸣人心下寻思,风雷会虽然名声不小,最大的弱点是成员都太年轻,总长也只积累了两年经验,大家全凭年轻人的冲劲和热情在努力。其他组织都是远离学校的社会人员占主流,这些人才是暴走族最常见的成分。但分地盘大会再难也只是分地盘大会,他不会把372拱手让人,也不会拼个元气大伤。


佐助有另一番想法。分地盘大会势必要赢,这是前提也是目标,剩下的事不知该怎样开口。看了看吃得正香的鸣人,决定以后再说。


“分地盘大会后,有件事要跟你说。”擦擦嘴,整理好便当盒,佐助站起来准备走。


对方一愣,又嚼了两口,忍不住满心欢喜:“要答应告白吗?!”


“……从一年B组到三年C组你智商到底退步了多少,没答应在这边吃什么饭!”因为这件事生气的自己也够蠢的,佐助平复一下怒火,“不是这件事,以后再说。”


“分地盘大会不许输,”鸣人伸出手握起拳。


那边也伸出手,握拳一碰:“这话对你的风雷会说。”


--------------------------------------


佐井一声轰油结束了跟丁次的比赛,虽然差距不大,后者略有些后悔自己近来把越来越多的精力放在连续弯道上。


木叶丸目不转睛盯着刚结束比赛的两人,脑子里不断回忆冲破终点的一幕,就差没拿个小本子去做采访。鹿丸曾经跟他分析,如果跟丁次比赛,佐井属于飚得好看技术炫的,基本功没有后者扎实,只是后者太喜欢研究偏门,经常疏于练习。宁次表示能飚得好看也不容易,至少有观赏性。


旁边香璘若有所思地抱着胳膊:“佐井那种炫耀的跑法,再有几段路绝对会被丁次超过去。不过这家伙潜力不小,有了技巧基本功层面想要上升很容易,以后会成为风雷会的主力。”


“姐姐是在关注佐井哥吗?”木叶丸忍不住窃笑,水月一口酸奶喷出:“咳、姐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鬼活腻了吗?”香璘忍住怒火,一推风镜:“风雷会没几个能打的,总长管理得也松松散散,一个月后看你们怎么活——现在求我也不指点你们。”


得知分地盘大会没多少时间后,鸣人仍然采取放任政策,说过让大家放假就让大家放假,练不练习全凭自觉。俗套的“我相信你们”在这些家伙身上很好用,自从知道消息大家全都自觉地组成小队,三三两两地进行私下练习。今天佐井和丁次约在350国道,木叶丸跑来观战,遇到了前来练习的鹰。


“整个世界上能让我关注的人只有佐助。”女中豪杰一扭头看向鹰的总长,眼睛里马上桃心泛滥,双手交握做少女状。


水月继续喝酸奶,露出尖牙,狡黠一笑:“还不如关注一下自己的实力,万一对手选中你,你就是拖鹰后腿的短板。”


鹰小队特产斗嘴立马开始,重吾马上离开战场跑去找丁次聊梦想车型去了,佐井在本子上记录这次比赛的结果,比对之前的数据,分析自己可以从哪里把弱点一一击破。木叶丸听他讲了一会,心里惦记着一件事,缓慢溜达到佐助跟前。


就算领悟力极高如鸣人,以前天天拉人比赛,有了自己的组织后极少亲自出手,也不敢在练习的事上懈怠。虽说最近每次见到他都一副改头换面的优等生样子,晚上仍然偷偷跑出去练习,从不把暴走族的事业当儿戏,这件事没人比他的邻居兼崇拜者木叶丸更清楚。


所以眼前这个偶像的表白对象让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除了比赛就没见他练习过,只知道坐在机车上旁观,好像不把一个多月后的分地盘大会放在眼里。


真心喜欢就闹出些响动来啊,现在是一致对外的时候,对方的劲头还不如跟自己人比赛来得旺盛。虽然鸣人看上去不那么在意,也没人能代他鸣不平,木叶丸总忍不住觉得佐助辜负了风雷会总长的一片苦心。


“宇智波君,我有个问题想请教。”风雷会的新会员礼貌地说。


佐助看他一眼,“如果是问为什么香璘能看出丁次基本功好、再有一段时间就赢了,她虽然有时挺烦,好歹实力摆在那里,眼光也并不差,属于高手看高手的规律而已。”知道他不喜欢自己,佐助也没把对方放在眼里,所以就收回接下来的话:按照现在的成长速度来看,再过一阵子木叶丸也会成为这样的人。这种像海绵吸水一般的速度当年也在其他人身上看到过,包括两年前的自己。


记录完毕的佐井听到他们在聊今晚的比赛,撂下车参与进来。


木叶丸笑着摆手,“不是这个问题,”马上站到佐井旁边,脸上挂一副卖萌专用笑脸:“我们都很好奇,你跟鸣人哥做过了吗?”


佐井石化:小子害我。


“你指比赛?”佐助的脸开始发黑。


“你知道我的意思。”木叶丸惦记着自己的万元大钞。


大蛇丸手底下都待过,还怕这小屁孩。佐助爱答不理地看着对方,“如果我说做过了,你很不爽吗?”


对方一愣,心下琢磨,反正自己不喜欢鸣人(至少不是作为恋人那种喜欢)更不喜欢佐助,他们的事跟自己关系不大,重要的是赌注。于是摇头道:“你不回答我才不爽。”


佐助点头,目光从他身上移开,跟佐井聊了起来。这天剩下的时间里,他都一直没搭理木叶丸,更别说回答问题。偶尔瞟到对方着急的眼神只当没看见,神色淡定。佐井一头黑线:这方法对付那个小孩还真有效。


木叶丸后悔把实话说了出来,恨不得揪住对方摇晃大喊“快告诉我答案啊赢了钱就能翻番了”,面对对方散发出的低气压也不敢贸然行事,在旁边低声嘀咕:“这话听起来绝对是做过了吧,是,肯定做过了。鸣人哥这么有魅力,不信搞不定他。”


吵架吵到一半的水月忙里偷闲调侃道:“可惜现在的实力势均力敌,不然我看这次的分地盘大会,佐助肯定发誓要把风雷会打得落花流水,抢走他们所有地盘,挖走除了这小鬼之外的所有墙角。”


-----------------------------------


自从上次“趁不经意时询问佐助他就会下意识回答出来的套话行动1.0”失败之后,木叶丸把精力放到练习上面。时间长了总会现出蛛丝马迹,他并不着急。对这种事情本来不应该关心,他只是对自己的赌注念念不忘,佐井评价他为继自己之后的八卦之神二代。


风雷会继续以小组形式练习,鹰偶尔观摩,鹰自己的集会练习还像最初定下来的那样,全队人马到场。最近的模式是佐助安排队员们分别与己方同伴比赛,对手互相交换,以便找出自己的弱项。


总与己方人员比拼的战术不够科学,时间长了就成了专门克制自己人,于是经常去风雷会要人。


“今晚372,再来一个。”风纪委员风一样地走进3年D组的大门,一手按在鸣人的课 桌上,放低声音用近乎耳语的音量道:“找个速度快的,这次是中后段提速练习。”


旁边的同学顿时叽叽喳喳:“漩涡最近怎么了,老是被风纪委员抓到?”


“看他最近没什么问题啊,私人恩怨吧。”


有女同学摇头:“我看不像,风纪委员可不是公报私仇的人。”


大家摊手:“你是花痴当然这么说。”


佐助回头目光在人群里转了一遭,咳嗽一声,故意用大幅度的动作整理袖带。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大家装作有事四散开。


太显眼了点,不过至少现在能在所有人面前公开聊天,而不是装出一副不熟的样子。鸣人心里挺爽,低声道:“宁次怎样?行我就通知他。”


佐助回想一下之前的集会,摇头:“慢。”


“宁次你还嫌慢啊,重吾都追不上!”风雷会总长忍不住伸手,拨开留海去摸对方的额头,“宁次跑直道的速度都能跟我战一下,真当鹰里都是精英?是不是发烧把脑子烧坏了。”


佐助抬手挡下来,皱起眉头:“你以为你的速度很快吗?”


“好歹上回分地盘大会我们也赢了372,不服来战,”鸣人一撸袖子,拍桌就要起身。佐助忙使眼色,把对方按回座位:周围的同学都看着,在心里吐槽对方赢了372国道后面不是一样输给鹰一半。


“那就宁次,替我转告一声。”佐助装模作样拿出记录本打量一番,低声说:“志村组来者不善,你要再这么摸鱼下去迟早会被吞并,别怪我没提醒。”


“你就放200%的心吧。”鸣人双手交叉在脑后得意地说。


自信是漩涡鸣人成功的关键之一,有时自信太满未必是好事。


---------------------------------------


今晚是鹰集会的时间,一向准时的宁次在约定的时间准点到达372国道,稍后等来水月和香磷,三人相互问候后直接切入主题,摆开阵势训练起来。重吾家里有事脱不开身,告假一晚。木叶丸晚上有社团活动,没跟着宁次一起来。佐助早已停在先前的树下闭目养神,看上去十分悠闲。


中后段提速是基本练习之一,懂门道的早已翻来覆去练过很多遍,机车都磨出茧子,在场的成员更是如此。不过鸣人还是挑了速度快的宁次,让他带一把鹰的成员——在不熟悉新组织的情况下,现有的组织可以说是同盟里的战友,何况佐助带领的鹰都不是外人。听说Trump没制定特殊的应对措施,还是常规集会,看来卡卡西对对手相当有自信,也许跟财大气粗、一个组织就占了N块不同的地盘也有关系,分个几块出去眉头都不眨。


风雷会和鹰人少关系简单,管起来也方便,就是太穷——地盘少。两个总长都对圈地不感兴趣,有条路能跑就行,不然也不会满足于共享372国道。但在大环境下,一个组织能拥有专属的集会区域成了实力的象征和证明,开拓“疆土”的老规矩从比Trump还早得多的时代就开始了,逐渐延续下来,已经变成一种无形的惯例。如果因在分地盘大会上拼速度不敌对方而将地盘输给对手,这对于重视实力超过荣誉的暴走族来说是很大的耻辱,地盘本身反而不那么主要。


志村组这个新组织的情报很难收集,据说成员全部是工作了的社会人,没有学生。成立之初就开始围绕妙木山一带收地盘,似乎不是单纯追求速度和胜利,跟几个不出名的小组织赛过,维持全胜的战绩,路越收越多。坊间的传闻是很执着于妙木山,别的路看都不看一眼,总长很强,队员麻麻,手段不怎么光彩。妙木山周围新成立的小组织不少,基本都吃过志村组的亏,是专门虐菜还是恋路情结就不得而知,妙木山本来也不是个抢手之地。


水月满意地看着香磷轻而易举达成晚上定下的训练目标,这个速度对她来说相当不错,击掌后把秒表抛给她:“到我了。”


“先让宁次休息一下,别累坏了风雷会的人,当心他去找总长告状。”香磷一甩长发,忍不住偷笑。


宁次擦了下车身侧边的尘土,仍旧一本正经,似乎没听懂他们的笑话:“没事,趁热打铁。”


“等一下,”佐助飞身从车上跳下,快步走过来,“今晚就到这里。”


训练刚开始没多久,三人明显没玩尽兴,不解他的意思。


“中后段一直是水月的优势,相信你不用特地练习也很熟练,”佐助伸手制止住准备开口的水月:“香磷状态很好,继续保持,今天可以这么结束了。明天轮到风雷会,你们愿意观摩随意,那时再练也可以。”语气似乎有点着急,微微皱起眉头。


机灵的水月立马会意,一扯香磷的衣袖,点头道:“好,那我们就先走。”


佐助一般不独自练习,今天打发他们回去的架势,像是后面有什么重大的事情,比如……约会。风雷会总长大概很快就要来了吧,就算两队的大家都心照不宣,脸皮薄的佐助还得避个嫌。


刚被夸奖的香磷不太情愿就这么回去,恍然大悟后顺便把没反应过来的宁次拉走,虽然心里还是有种男神被撬走的不甘。宁次一边转身一边没忘认真安排:“明天集会欢迎过来,一对一也行,我们的进度太慢了。”


难得成员这么省心,你们总长倒是悠闲得很,鹰的总长在心里说。伸手进特攻服衣袋里摸到一张字条,拇指在上面来回摩挲,目光落在树下的机车上,一直平淡的表情终于变得复杂起来。


树下停着一辆黑色的Z1000。


评论(19)
热度(62)
© 步道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