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Gold(一)坑注意

命题形式是抽签抽两个职业,我抽到的是GV男优x明星。

所以这篇是GV男优x明星【。

-----------------------------------------------

“两队的战斗刚拉开序幕,请在广告之后继续收看我们的‘玩笑Go!Go!Go!’。”


主持人对着镜头笑成一朵花,做了个招牌手势。


镜头切入广告,佐助暗暗松了口气。


“亏你身板一直挺得这么直,”旁边的水月拍拍他的后背,这个动作引起观众席里一阵骚动。“放松下嘛,反正是广告时间。”


他摇了摇头,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水,“不累。”


水月耸肩:“上节目也不说超过十个字的句子”,向台下刚刚尖叫过的区域摇了摇手,满意地听到更大的骚动声。这人有时真没有偶像的自觉,偏偏小恶魔的类型很吃香。话说回来,能在这种带点整人性质的节目上玩得尽兴的,估计有着强大的内心和修炼多年的脸皮。


想到节目,佐助的目光落到敌方阵营:猥琐大叔,肌肉男,异装癖,还有个毛头小子,跃跃欲试的样子。除了毛头小子外没一个正常人,长相都挺重口。


按照深夜节目的套路,一个偶像队跟一个乱七八糟的艺人队对抗,输了之后的惩罚一定很大尺度。为什么宣传新剧要上这种深夜节目,他好歹是个风头正劲的偶像明星,出道起就顺风顺水,国民好感度高,这种自毁形象的节目经纪人竟然敢接。


他考虑着可能出现的关卡,又瞥了一眼对面。


猥琐大叔嬉笑着跟异装癖击掌,他顿时感到胃里不舒服。


“宇智波,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重吾小声问,指向对面。


是那个毛头小子,敌队里唯一能看的,金发很嚣张,上节目的服装也有点不伦不类。他打量对方一下,摇摇头。


水月抢先道,“据说是Horizon的新人,最近还蛮红的。”


“Horizon?”香璘声音比平时高了八度,顿时吸引了工作人员和观众的注意。她赶紧放低声音,小声说,“Horizon不是那个……那种性质的公司吗?”


水月笑着挤兑香璘:“你怎么知道,看不出来你有这嗜好嘛~”


“小声点,”重吾指指那边。


毛头小子带着好奇的表情,越过走来走去的工作人员看过来。佐助回头,他就把目光移走。


节目重新开始了。


佐助后悔自己没打个盹:谁关心陌生人的八卦。


-----------------------------------


尺度大的东西来临时,连感慨“尺度大”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就是这个情况。


这种节目搞笑艺人最拿手,各种稀奇古怪的游戏都能赢。偶像队被打得七零八落,几乎毫无还手之力,于是一个个接受惩罚游戏。


穿着短裤被扔奶油泼糖浆、套袜子、扔热水池、绑起来瘙痒,各种毁形象,但他们只能硬着头皮来。观众的叫声快把摄影棚掀翻,敌队也乐得前仰后合,毛头小子快把肚子笑破了。重吾被迫跟异装癖隔着一张纸kiss,下面更是尖叫不已,还夹杂着莫名的兴奋,毛头小子直接趴下捶地。


要不要这么夸张,就为了节目效果。佐助烦躁地瞪着他。


水月是第一个扭转局面的,面对面看谁先笑出来的环节他最擅长。


“你长得真帅啊水月君~我都要爱上你了。”肌肉男正经八百地说,台下观众大笑。


“谢谢,”水月丝毫不为所动,表情没变:“你的xx多长?”


……所有人都喷了。


佐助扶着桌子想,不愧是水月,估计播出时得“哔”掉。转头看到毛头小子脸色很臭,忍不住在心里得意一下。


“漩涡鸣人选手和宇智波佐助选手请准备。”


这回轮到他脸色臭。


老实说毛头小子不应该被分在敌队,以他的脸当个偶像也不算差,就算混不上最好,中等总是有的,当搞笑艺人有点浪费。不过这人绝不是演戏的料,刚才的幸灾乐祸都不知道掩盖一下,失礼到家。佐助面无表情地坐下,这个游戏他玩得也不差,跟水月经常平手。


毛头小子深吸一口气,“听说你很受欢迎?我看不过如此。”


“谢谢,”佐助答道,“只是比你多了自知之明。”


“这种小白脸有什么好?”


台下的佐助饭发出抱怨声,现场有点乱。主持人赶紧提醒选手注意游戏规则,不能人身攻击。


“比你更男人。”佐助冷静地说。


那边已经有了点怒气,“你怎么知道,有本事出来单挑。”


“现在就是单挑,请带着脑子上节目。”


下面的鸣人饭也开始抱怨,两派有点小冲突,乱哄哄的,工作人员忙着维持秩序。主持人正在苦恼要不要说点什么,佐助乘胜追击。


“你长得真帅啊,鸣人君,”在刚刚那种剑拔弩张的情形下,这种猛然冒出的话最容易引人发笑。他不止一次这么赢了水月,心里很清楚。“我都要爱上你了。”


他等着对方爆发出笑声——


谁知鸣人脸红了。


脸红?


佐助愣了一下。


水月重吾香璘看不到这边的情况,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主持人也没忍住,连敌队成员都大笑起来。


刚才差点发火,听到这句鸣人反而安静下来,看着对方的眼睛:“这话应该去跟鬼灯说,你们很般配。”


水月?这人脑子里在想什么,佐助冷笑一下。


“叮叮叮——”主持人敲响铃,“漩涡选手赢!”


“耶!!”鸣人跳了起来,叉腰得瑟。


=口=


“你笑毛啊佐助!”水月抓狂。


他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了。


----------------------------------------


这一回合的惩罚游戏最令人难堪。


佐助穿着衬衣,外套已经脱掉,站在一桌东西前。


规则是赢的人可以随便挑十件物品,放到他身上的任何部位——这个惩罚简直有些限制级,不愧是深夜节目的尺度。台下的观众癫狂了,尖叫着,恨不得自己冲上去。香璘紧张得坐立不安,“宇智波的事务所没问题吗?”重吾摇头,说不知道。


桌上乱七八糟一堆,大都是让人挑不出刺的日常用品。粗略看去有夹子,笔,胶水,唇膏等东西,还有牛奶和水。消耗类的用一次算一件物品,液体倒一杯算一件,主持人解释道。


鸣人走到桌前,隔着桌子笑着看他。


下面有人尖叫“给他涂唇膏”,又有人抢着说,把牛奶倒在他身上……


佐助心一横,直视回对方的眼睛,但心好像要沉进胃里一样。从出道起从未在那么多人面前接受这种难堪的惩罚,还要在电视上播出,他后悔来了这个节目。


眼前的人慢慢伸出手,拿起了——夹子。


下面的女人沸腾了。


“原来这是他的嗜好?”水月睁大眼睛,“H社就是不一样……”


------------------------------------


舒缓的钢琴曲响起来。佐助摸到闹钟,扔出去。


音乐没有停,他用被子蒙住头,不去理睬。一直持续响了五分钟,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他终于忍不住钻了出来。


电话里是经纪人小林,确认了下午的行程单,还提醒他晚上别忘了参加宴会。


新剧还没开机时间就已经不是他自己的,偏偏艺能界一个大前辈在这时候举办派对,庆祝出道35周年。他跟前辈不算熟,新剧的导演照顾剧组的年轻演员,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所以邀请他一起出席。


佐助坐到桌前,检查本子上的行程。


时间上有点冲突,收录完节目必须马上赶过去。下午拜托小林买一份礼物,提前送到前辈的事务所。应酬这种事他不擅长,听说水月也会去,有个熟悉的朋友在场多少会好些。


“辛苦了!”


跟工作人员打完招呼,鸣人快步走出拍摄场地。


晚上有个决不能迟到的晚会,他得赶紧去准备服装。听说是个半正式的场合,穿西装之外的衣服去总不太合适。


头疼,这种场合他真的应付不来,光是想想可能出现的谈话内容就心虚。


虽然最近很受欢迎,在这个领域他始终是个新人,刚入行没多久。


--------------------------------


派对在大前辈的别墅举办。别墅建在郊外的山上,绿树环绕,风景优美。


鸣人到的时候还算早,但停车场已经几乎占满,全是高档车。他不安地整理一下衣领。


管家带他走进别墅的大门,大厅里灯火辉煌,宴会马上要开始。大前辈在艺能界打拼多年,人脉很广,一进门就能深刻感受到。只要拿一份最近在电视上活跃的艺能人名单,就能在现场找到上面几乎所有的名字。除了演艺方面的大腕外,还有其他领域的知名人士,甚至还有杂志编辑、美食评论家等等。


派对前自来也前辈已经联系过一些媒体,先接受采访,开始之后媒体人士就不会再来打扰。大厅的长桌上摆满各种美食和香槟,人们聚在一起聊天谈笑,前辈在跟老朋友讲话。


鸣人觉得有点无聊:前辈是在场唯一比较熟悉的,可是看样子他根本没时间。


不远处有一小群人,高个子的好像是最近有新片的旗木导演,旁边有个穿白西装的很面熟。


“鬼灯?”他走过去打了个招呼,“真的是你啊。”


鬼灯水月转头看到他,马上认了出来:“诶,好巧。”


他跟旗木导演说了一声,两人走到大厅外的阳台上。


“你认识自来也前辈?”水月很好奇,忍不住问道。他是通过旗木导演才被邀请,不由想知道这个家伙是怎么来的。


“是啊,自来也前辈是我爸爸的朋友,”鸣人嘿嘿笑着。


看来这个人背景不简单,水月私下里想。可是这么强大的背景,他完全可以向演员发展,为什么要选择现在的工作?


“对了,宇智波君还好吧?”


“没被气死。”水月笑眯眯地说,“他今天收录节目,不过晚点会来。”


两人趴在栏杆上聊了一会,但可聊的话题实在有限,气氛很无聊。鸣人实在不想进去,只好拉着水月问新戏的情况。


一辆黑色轿车开进大门,停进车位。宇智波佐助从车上下来。虽然迟到了,还是从容地整理一下衣服,向大门走过来。


“哦,我们的男主到了~”水月伸手摇了摇,“佐助!”


佐助抬头看到水月,笑了一下,觉得轻松了一些。不小心看到旁边的鸣人,心里一沉,面无表情地走进大门。


---------------------------------


不愧是最近的话题人物,不少人围过来打招呼,他礼貌地跟前辈们问好。


旗木导演把他和水月介绍给自来也,说是自己新剧的主演。自来也听过他们的名字,简单跟大家聊了一下,把远处的鸣人叫过来。


“这是我一个朋友的孩子,漩涡鸣人,你们应该同龄,”他冲佐助和水月笑了一下,“年轻真好啊。”


“我要跟自来也前辈聊一下新剧,你们去转转吧,”旗木导演笑着说。


他们三个打过招呼,朝放食物的餐桌走过去。中途水月似乎看到认识的人,找了个借口溜开。佐助不理鸣人,也不搭话,拿了盘点心,径直走到休息区那边坐下。不一会鸣人坐到他对面:“又见面了,哈哈。”


气氛很僵,佐助低头吃东西,头也不抬。


不就是在节目上赢了你么,这么记仇。鸣人有点生气,也塞东西吃。


旁边都是热闹的氛围,这个角落足以把人冻死。


鸣人偷眼打量眼前这个明星范十足的人,果然一举一动都很板正。发型跟上次不同,一部分流海梳到后面,露出额头。西装一点都不过于正经,腰部的剪裁很漂亮,在这种场合既低调又不平庸。偶像明星就是不一样。


佐助没兴趣观察眼前这个家伙,没兴趣看对方西装里面只穿普通的背心,也没兴趣看到他脖子上手上戴着一大堆挂饰。真是不伦不类,搞笑艺人都这副打扮么?佐助抬起眉毛,鸣人突然看向他,他赶紧把头转开。


“漩涡鸣人对吧,”旁边有人问道,接着坐了下来。“Horizon的漩涡鸣人?”


“你是……啊,Monday的佐井!”鸣人心情不知为什么好了起来,跟对方握握手,“幸会幸会!”


记者。佐助心下不太高兴,表面上波澜不惊。


佐井跟鸣人寒暄几句,把手伸向佐助,“宇智波君,没想到竟然能遇到你。我是Monday杂志社的佐井,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彼此彼此,”佐助有礼貌地笑了笑,握住他的手。


鸣人显然跟佐井是旧相识,两人聊得挺开心,其间还谈到什么新片之类的。佐助低头吃盘子里的东西,准备吃完就走。


“恕我失礼,两位是怎么认识的?”佐井轻轻摇了摇手里的高脚杯。


“工作,”鸣人塞进嘴里一只牡蛎,“哇,真不赖!”


佐助想想,确实因为上次的节目,于是点点头。


佐井的表情微妙变化了一下,“哦——”他拉长音,“原来如此,”忍不住多打量他几眼。


莫名其妙,记者的直觉令人讨厌。


“工作进行得还顺利吧?”


佐助皱起眉头,关他什么事?


“挺顺利的啊,”正在填肚子的人接话,想到还有佐助在旁边,也要有新戏上演,忽略他不太礼貌,于是夸了句,“他演技很好的。”


“噗——”佐井差点把酒喷出来。


佐助厌烦地起身,“抱歉,我失陪了。”


鸣人有点尴尬,转身向佐井道,“来来,我们聊。”可看上去完全没有刚才的兴致。


直到宴会散了,佐助都没回休息区那边。宴会后半场,过来攀谈的人很多,他虽然不太想一一应付,更不想去跟讨厌的人说话。


喜欢宴会的人也很多,比如休息区那边吃得很撑的人。


坐在对面的记者饶有兴趣地听对方瞎扯,注意到每隔一会那人的目光就扫视一遍全场,好像有什么期待似的。有意思,就是恐怕得排队,佐井笑眯眯地想。


-----------------------------


作为出道起就受瞩目的偶像,佐助头脑一直很清醒。


圈子里的事说复杂也不算复杂,说简单是骗人的,他只管心无旁骛地拍戏,与绯闻等乱七八糟的事绝缘。事务所很明白他的想法,所以愿意投入可以利用的资源,获得与之相当的回报。


闪光灯下站稳不容易,一路走来狂热的饭也遇到过不少。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争执,私下的他一直一副冷冷的样子,有种生人勿近的气场。


大家都传他是个不太合群的人,圈内好友只有同事务所的鬼灯水月。这是事实,没什么好否认的,佐助只想拿作品说话。


在中心公园拍外景,外围挤了一圈兴奋的饭。


佐助在屏幕上确认过刚才的戏,拿着杯子坐下来。水月正在跟香璘讲笑话,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说,“不要跟漩涡鸣人走得太近。”


“本来也没打算。”对方瞥他一眼,语气有点不快。


“那就好。”水月心里一乐:这家伙还不知道漩涡的职业。


作为初入行的新人,鸣人的待遇已经很高,这得益于他的人气。


天生的金发碧眼有优势,加上身材好体力好,DVD的销量很可观。由于人气高,这一行无法上的节目都可以破例让他去,这待遇一般人羡慕不来。事务所的同事认为这家伙再演几年可以试着向演艺界发展,说不定还能混出点名堂。不过人各有志,鸣人表示在这里没什么不好。


做这一行的好待遇有个表现,就是可以自己选本子和搭档——虽然很有限,比如导演给你三个本子,从里面选一个什么的。选搭档的好处就多了,熟悉的行不熟悉的也行,看着顺眼就好,长相也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来。


“再确认一下:今天跟佐藤君搭档,校园题材,对吧?”剧组人员拿着工作簿说。


“没错,”鸣人拿起剧本——薄薄的几页,这一行不需要太多剧情——“诶,这个故事还不错。”


漩涡鸣人的口味很好猜,剧情类,口味轻,正常姿势,少吻戏,少真枪实弹,能用替身用替身。搭档一律黑发不能染,皮肤白,话少。从出道到现在都是主导的一方,所以位置完全没有压力,攻方条款甚至写到合同里。这人要是个演员,绝对是最大牌那种——可惜人气在,即使这样影片卖得仍然彪悍。


鸣人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准备上场。这时佐藤君走进来,两人也算老搭档,笑着打了招呼。


“请多关照,鸣人君。”佐藤伸手跟他握了握。


“都合作这么久了,还这么死板,哈哈。”他咧嘴笑。


今天不在状态,虽然本来就不用演技。在床上磨蹭时,他整个思维不知飞到了哪里。


虽然公司以美少年系的片子出名,佐藤君长相也不错,比起真的偶像还是有差距。也是,如果买个小黄片就能看到偶像级别的人不穿衣服翻滚,偶像就要失业了:还是不穿衣服诱惑更大。话说回来,也有不少偶像去拍大尺度的电影,这也很难说。


校园剧情就是好拍,衣服都不用脱得太彻底。道具制服是西装式的,少见的黑色,跟昨晚看到的有点像。偶像长得真不错啊,虽然佐藤君哼哼得挺好,如果换成真正的偶像……


鸣人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导演忍不住喊了“咔——”。


“你到底在想什么?”导演抱着胳膊质问道。


“啊,抱歉。”鸣人冷汗,工作时最好不要YY。


继续拍摄。


刚才YY到哪了?对,偶像长得很不错。鸣人沉浸在幸福的遐想中。


--------------------------------------


新剧第一集播出了,周四晚上十点。


校园剧,讲述了四个成长经历曲折的少年,从互相取暖到慢慢成为真正的朋友。导演是旗木卡卡西,主角阵营强大。第一主演是宇智波佐助,接下来依次是鬼灯水月,天秤重吾和香璘,都是最近很红的年轻演员。


看自己的剧没多大意思,镜头后不知拍了多少遍,电视上才播出一遍。佐助坐在沙发上,这些天除了拍戏就是上节目宣传,再看到屏幕都要吐了。


只有在家里才能好好放松。他揉了揉一直挺直的背,踢掉拖鞋趴在沙发上。


鸣人百无聊赖地换着台,换到最后一个再从头开始。


屏幕上出现一张愤怒的脸,他打着哈欠按过去,心猛地跳了一下,赶紧换回来。


这不是宇智波佐助吗!!


正好是一个特写,似乎跟别人吵架还是什么,气得发抖,喊了几句摔门走掉。


原来他的新剧今天播。鸣人抬起手表,算上第一集扩大的时间,马上要结束了。


冷冰冰的偶像竟然有这么丰富的表情,演戏真是一门学问。他笑着抓起一把薯片,放到嘴里大嚼起来。现实生活中难得见到他这么生气,访谈也看过几个,从来没有这么失态的时候。


就算那天在节目上接受惩罚,他把十个夹子夹在佐助的头发上,对方也只是尽力忍耐着怒气,这么一来恶作剧的人反而笑不出来。鸣人当时想调侃一句“你本来在期待什么”,看到佐助的眼神愣是没说下去。主持人上前解围,台下的观众非常失望,连水月都不明白为什么只是这么小的玩笑。


就算他想大尺度,总得考虑对方的身份和形象。要真来点别的什么,自来也的宴会上别说对话了,恐怕会被谋杀吧……国民偶像买凶杀人什么的……


黑头发,白皮肤,话少。


鸣人歪倒在沙发上看片尾曲,穿着制服的四个人从黑暗中走到阳光下。


他突然跳起来,抓起茶几上的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


第二话的拍摄在紧张进行中。


外景还是在中心公园,之后要去附近的高中,还募集了群众演员。第一话收视不错,电视台特地发了新闻,从第二话开始整个剧情就要展开,剧组人员个个斗志十足。


这回是四个主角都到场的戏,大家比着飚戏非常精彩,拍摄也很顺利,休息时旗木导演甚至哼起了歌。


由于是同龄人,演员们有挺多话题可聊,就聚在一起有说有笑。和以往一样,佐助拍摄完先去确认效果和后面的进度,才过来加入他们。


“宇智波在第五幕加的台词非常好,”香璘笑着说,“很能体现人物性格。”


“叫他‘佐助’嘛,你会同意吧?”水月咕嘟咕嘟灌了一大口水,拍拍佐助的肩膀。


对方正闭着眼睛晒太阳,听到这句话点点头,露出一个微笑。


“佐助其实还蛮好相处的,”重吾插嘴,“就是熟悉之前不太敢打招呼,表情有欺骗性。”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一会,佐助大半时间都在补觉,时不时跟着讲一两句。太阳暖暖地晒着,气氛很好,远处的饭也很安静,默默看着这边四个耀眼的人。


工作人员快步走过来,手里提着好几个纸袋,兴奋地冲主演们招手:“今天的慰劳品很丰盛!但不知道是谁送的,没有署名。”


“不是卡卡西导演吗?”重吾问,工作人员摇了摇头,“导演也很纳闷,不过他全收下了。”


果然是导演的性格orz香璘看看水月,水月摇头,看向佐助,佐助摇头,“不是小林,刚确认过。”


慰劳品是很多块乳酪蛋糕,分量很足,除了导演和演员外,其他工作人员都能分到。盒子上的标志是一家知名的西点店,这家的乳酪蛋糕非常有名,需要提前预约订购才能买到。不管怎样,无论谁送的这份礼品,心意都很难得。


年轻演员兴奋地拿了自己的份,聚在一起品尝。一看就是刚送到的,还带着从冷柜里拿出来的冰镇感,入口即化,甜香四溢。


“太好吃了!”水月兴奋地说,“诶,香璘,这八成是你的倾慕者送的吧~有钱大老板什么的。”


香璘故作生气地推他一把,“少来,肯定是暗恋你的人送的。”


“反正不会是我。”重吾笑道。


佐助若有所思地说,“不管是谁,都要谢谢他。”


大家点头,对不知是谁的人说谢谢。


--------------------------------------


拍戏是非常辛苦的活。摄像地点改在棚内之后,辛苦一点也没有减轻。


佐助的角色是父母离异的中二少年,有厌世情绪,喜欢自我封闭。水月在母亲长期遭受家庭暴力的环境下长大,只依赖自己,对所有人都不信任。香璘演一个叛逆少女,因为跟同学打赌而去援助交际,结果惹上大麻烦,无法脱身。重吾从小人格分裂,虽然长得高大,一面是懦弱而被坏同学欺负的普通人,一面是有着暴力倾向的问题少年。


对偶像来说都是极具挑战的角色,无论演技还是形象上。佐助为了拓宽戏路而接了这部剧,水月笑称他又工作狂附体。佐助给的理由是,不是所有年轻演员都能有这个机会,有了就要好好把握。


他坐在教室里看台词本,带着平光眼镜,偶尔微皱眉头在上面写几笔。


后面坐着一群口水都快流出来的群众演员,他一点没受到影响。


工作人员走进来,放了好几个盒子在桌上:又是慰劳品,没有署名。这次是一家百年老店的铜锣烧,豆沙馅多又足,盒子也精致古朴,摆在那里就是艺术品。


开始拍内景戏之后戏份就分散了,今天来的主角只有他和重吾,另两人休息,慰劳品仍然送了过来。水月晚上有一场外景,不知会不会也送去。


他放下笔,打量眼前的铜锣烧。


送礼的人会不会太勤劳了些?这些点心都价值不菲,就算事务所里比较要好的朋友,最多在开机那天送了礼品来剧组,不会持续这么多天。会不会是其他演员想在剧里有个角色,送来给导演?可是没理由连演员的份一起给,还不写上名字。


他问过周围的朋友,大家都表示自己真的很想送,但真的没送。


——心意很好,只是他真的不喜欢吃甜食。

-------------------------------------

旧文,坑注意。

鸣佐吧的事情估计大家都知道了,不知道百度在下哪盘棋,希望小伙伴们能团结起来度过这段没有吧务人员管理的时间。

之前因为工作忙的关系较少管理贴吧,对贴吧的小伙伴很是抱歉,不知道在lofter这边说大家能不能看到,在此说一句“对不起”,希望大家原谅。这期间有很多热心的小伙伴帮忙审文,帮忙加精,帮忙制定标准,为管理贴吧付出了很多时间和精力,真的很感激。

《Gold》还没完结,应该不会坑,可能会更得比较缓慢【喂。

评论(16)
热度(202)
© 步道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