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六]告白终结者(坑,慎入)

《告白终结者》

警告:

兄弟年下骨科,但应该是清水。

作者坑品不好,这部分全是旧文,所以慎入……不过这篇差不多可以完结【。

-----------------------------------------

1.

“伤脑筋啊……”小学四年级的南波六太徘徊在柜子前,挪不动脚步:早知道自己运气不好,当初就该躲远点。

邻班的女孩在对面不远处收拾东西,金色卷发,苹果似的脸颊,长得像洋娃娃一样。周围一群男生用手肘推他,挤眉弄眼,他迟疑着不愿走,一群人推搡起来。

“小六哥?”

“哇——”

来不及捂住上一年级的弟弟的嘴,这声却暴露了行踪。为首的拓实一挤眼,大家迅速撤离现场——这帮没义气的家伙。

洋娃娃惊讶转头,看到正在拼命捂日日人嘴巴的六太,“有事吗?”

“啊、那个,没有……再见!”南波家的哥哥脸红了,拽住弟弟的手,“哈哈哈哈哈”笑着把对方拉走,逃也似地奔出门。

几分钟后走在回家路上,踢石子也不能缓解南波六太悲愤的心情。一路跟在后面的日日人摸不着头脑。

四年B组新来了一名转学生,名字叫露茜,姓太长了记不住,金发碧眼,长得甜美可爱。下课后四年A组的教室沸腾起来,后门挤着一堆人叽叽喳喳。

“隔壁班的转学生好可爱!”

“是叫露茜吧, 日语不太好,说话怪怪的。”

“她是从哪个国家来的?”

“谁知道呢,外国人长得都一样。”

“不如来打赌吧,输的人接受惩罚。”

不知谁多嘴提议了一句,大家纷纷附和叫好。

六太正趴在桌上走神,邻座拓实过来拍他肩膀:“喂六太,想不想打个赌?”刚才大家的话他听到耳朵里,只是对这种事不感兴趣,摇了摇头。

拓实心生一计,故意耸肩说:“就是嘛,这么困难的游戏我看你也玩不了,干脆去找别人算了。”

这句话从语气到内容都透着“就是让你上钩”的意思,明知是激将法,六太还是觉得头顶毛茸茸的卷发从根部开始分裂。他看着笑得诡异的拓实,伸手一锤肩膀:“赌就赌,你等我消息吧!”

自我感觉良好的时候,结局总不令人满意。

“唉,倒霉……惩罚是对露茜告白……”回家路上,六太烦恼地甩着书包。小伙伴们已经给他下了最后通牒,最迟明天下午放学,一定要向露茜说“我喜欢你”。不能加任何铺垫,必须是这句话,不管对方说什么都不能告诉她这是赌输的代价。

“露茜长得是很可爱没错啦,可是告白、告白……诶诶?!”六太愁眉苦脸:对方答不答应都很糗好吗,谁出的馊主意?绝对是拓实,就知道那家伙没安好心!“就算外国女孩不一定听得懂也会生气吧,要被讨厌了……”

不由自主把纠结的心情说出来,小学四年的南波六太陷入矛盾中。

一直听着的日日人紧走几步,绕了个圈,拦在面前:“小六哥,什么是告白?”

到底是比自己小三岁的弟弟,一股作为兄长的谜之自豪油然而生。六太仔细想台词,“就是喜欢一个人,对她告白之后,就可以永远生活在一起。”话虽这么说,这家伙懂不懂啊。

“奥,”日日人若有所思,神情严肃,半天没说话。

小孩子果然不懂。

“那我要向小六哥告白。”正纠结呢,旁边的小孩突然说。

?!

“……呃,前提是,只能对女孩说。”哥哥扶额。

弟弟不理解,直眨眼睛:“为什么啊,我喜欢小六哥,也想跟你永远生活在一起,为什么不能?”

“这种‘喜欢’又不是那种‘喜欢’,两种‘喜欢’不一样。”虽然自己也懵懵懂懂,六太可以确信这两种喜欢不是一回事。“而且只能对一个女孩子说,多了可不行,说多就不灵了。”

日日人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目光把他打量一遍,似懂非懂地点头,没问下文。

说到底还是不懂嘛,这个小鬼。

越害怕时间过得越快。第二天,六太怀着忐忑的心情拖到放学,中途遇见露茜若干次,愣是不敢开口,连拓实他们都快看不下去。她又不会吃了你,快说啊!小伙伴们一致从看好戏心态变为恨铁不成钢。

周围同学走了一大半才磨蹭着走到柜子那边,做好心理准备——

咦,那个背影是……

日日人?

“请问你是露茜吗?”

“是,”女孩弯下腰笑眯眯地说:“有什么事?”

日日人犹豫一下:“一会可能有个发型奇怪的人对你表白,你能不能拒绝他?”

“恩?”

躲在一旁的六太被响雷劈中:

——这家伙才上一年级,就学会拆哥哥的台!

QAQ

“啊,或者接受我的告白也可以,”日日人好像发现新大陆,欣喜道:“这样你就不能跟小六哥在一起……不对,说多就不灵,不能说。”

这孩子在说什么?露茜一头雾水。

“啊啊啊啊啊——!”

头顶冒烟的六太大叫着冲出来,不由分说一把捂住日日人的嘴,满脸通红冲露茜鞠了一躬:“失礼了,抱歉!”拉起弟弟头也不回地冲出大门。

回家路上,清了半天嗓子的六太不知该说什么好,沮丧地垂下胳膊。

一定被新转校生讨厌了!

还给拓实他们提供了新笑料……

可是又不好跟日日人解释……这家伙,还是分不清“喜欢”和“喜欢”,真是个小孩。六太忽略自己只比对方大三岁的事实,再一次感受到“兄长的自豪”。再说兄弟嘛,就算再好也不会一直都在一起……算了,这件事也不要说。

心里想着事,不由自主伸手拉住日日人。

小学一年级的弟弟眨眨眼,露出一个笑容。

---------------------

2.

作为哥哥,各方面都要比弟弟强,一直走在弟弟前面。

六太把这句话当作自己独创的名言,总想以身作则,给日日人树立榜样。

从年龄到身高,从听话程度到学习劲头,一定要比弟弟先发现半边脸对着镜子可以做出滑稽表情,每年兄弟俩生日时互抹的奶油也要更多更难擦。比他先学会独立走斑马线,比他先戴上小黄帽,比他先递给老师苹果,道声“谢谢,辛苦了。”到野外录下大自然的声音,一定要做得又快又好。26个英文字母拼拼凑凑,另一门语言虽然难啃,也要比弟弟懂的更多。

走在厚及膝盖的雪地里,他总是握着日日人的手,让他踏进自己原先的脚印,替他系紧不老实的围巾。

南波哥哥没有刻意比较,他觉得这是应当做的。大哥嘛,称呼不能白叫。

日日人要去月球,他就去火星好了。

习惯弟弟跟在后面,不知不觉,再抬头时对方已经跟自己并肩。

南波弟弟身高窜了又窜,连头发算进去都不能保持原先的优势,六太对自己遗传到的发型略有些懊恼。足球社新加入的小将一举成为Ace前锋,棒球社的老击球手熬成主力队员。发现UFO的时候,细胳膊细腿的日日人扛着同样细胳膊细腿的六太跑得飞快。妈妈的梳妆台前,镜子里的小秘密不再属于哥哥一人。

再下雪时,顶着风前进的日日人回头说:“小六哥,跟上啊。”三步两步跑到前面,顿了顿,又回来把自己的手套塞给他。

“没那么脆弱。”哥哥冲着他的背影咕哝。

有相互陪伴,有暗自加油,成长的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

国中三年级的情人节,六太收到几份义理巧克力,是比较要好的朋友送的。虽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礼物,也聊胜于无。

脑海中第一个念头是:这下总算能赢日日人一把——除了年龄之外。不是自夸,他觉得自己女生缘还不错:下课来问问题的女同学可多了,哼着歌一路小跑到家。

“回来了~猜我收到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眼尖的六太马上看到桌上放了一大堆未拆的巧克力盒,各种颜色各种样式,足足十几个。日日人在专心致志摆弄磁带,“哦”了一声。

哥哥悲愤。

才小学六年级!

懂不懂什么是情人节,懂不懂什么是巧克力,懂不懂什么是喜欢,懂不懂什么是告白!哼,肯定不懂。

“同学送的,小六哥拿去吃吧。”

肯定是义理巧克力,六太心里嘟囔一句。

坐下时看到桌上还有好几个信封,大多贴着红桃心的图案,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

“这是?”明知故问。

日日人抬头:“哦,情书。”

……

虽然想八卦,六太及时忍住,继续悲愤。

这么一看日日人君所到达的地方,自己小跑着都追不上嘛……

门铃响了,他磨蹭过去。

门口站着个挺可爱的女孩,看到他愣了一下,小声说:“请问南波君在家吗?”

“我就是!”眼睛一亮。

“呃,不是……是……那个……”女孩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揉着衣角,却不好说出口。

六太琢磨出滋味来,勉强笑着说:“奥,我明白了,是另外一个‘南波’吧,栗子头那个?”说完双手在头上比划一下,心里有点失落。

女孩点头如捣蒜,呼出一口气,腼腆地笑了。

“请帮忙把这封信交给他。”

……可恶的帅哥。

拿着情书进门,他忍不住羡慕嫉妒恨。

日日人还在研究磁带,对着灯光看了又看,眯起眼睛。六太走过去把信放在桌上:“喏,给你的。”

“奥,谢谢小六哥。”话这么说,丝毫没有看信的举动。

“不看一下吗?”

“不了。”日日人心情看起来不错。

“——人很可爱哦。”继续耐心“开解”。

对方放下手里的东西,正儿八经地摇头。

切,小孩子。哥哥撇嘴,抬脚准备进屋。

“小六哥不高兴吗?”

“可不是……不、不,没有!怎么会呢,哈哈哈……”六太连连摆手,生怕他不信似的:收到的巧克力比弟弟少,情书干脆没有,其实很打击人。

日日人“善解人意”地说:“反正我也不喜欢她们。”

小孩子还谈喜欢不喜欢,不喜欢还收人家的礼物。哥哥赌气想,顺嘴问,“那你喜欢谁?”

弟弟一时哑口,支吾半天,脸有点红,瞪着眼睛看着他。

总算扳回一筹。六太心情大好,比了个“V”字手势。

连南波日日人自己都不知道。

3.

六太的人生有几大错觉:我一定能长得比日日人高,我一定要坚持探索宇宙的梦想,我一定很有女生缘。

第一条让人无比沮丧:就算剃成光头,日日人总是比他高了一厘米多一点。加上头发两人有着目测完全看不出来的差距,但毕竟也是差距,不容无视。两人都在成长期,以后的潜力无限,说不定以后日日人才到自己肩膀,做哥哥的自我安慰。

第二条pass,目前为止这个梦想始终挂在心里,以后怎样都是后话。

第三条六太不想承认,他觉得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可是——

“南波君,笔记借给我,谢谢。”

“南波君,今天的数学题超难,明早能对对答案吗?”

“南波君,小组作业拜托你了,三天后请发给我一份上课用。”

诸如此类。班里可爱的女孩子很多,对着六太却只会展开这样的对话,外加一打写满“南波君大好人”的卡片。南波六太今年高三,别的优点不突出,脑子特别好用,可是他情愿没有这个闪光点。

——他超喜欢看美女,可是美女都不看他啊!

比美女不看他更悲催的是,美女只看他的课堂笔记!

相对于好人卡收到手软的哥哥而言,南波弟弟的字典里没有“错觉”二字。这话说得冠冕堂皇,实际意思是,日日人比哥哥受欢迎。

小学开始收巧克力和情书,中学偶尔去找六太玩还能留下“高三的南波君有个帅弟弟”、“弟弟跟他长得不太像”的校园传说。从那以后,六太禁止日日人在高中校园里出现。

“南波君,你的弟弟好可爱,上几年级了?”某天女孩子们叽叽喳喳问,一个个眼睛闪着光。

哥哥故意使坏道:“那家伙啊,现在正好是中二期,特别难对付。”

这句有一半没错,日日人国中二年级在读。

六太羡慕弟弟女生缘好,可是对方总不开窍,一直拒绝别人,简直浪费感情。

四年前的某天晚上,睡得迷迷糊糊之中感觉床上多了个人,正使劲往被子里钻。六太吓了一跳,摸索着床头的台灯,拼命把那人往外推,心在嗓子眼里直蹦——

黑暗中听到有人抽鼻子,是日日人。

“怎么啦?”

“哥哥”属性打败恐惧,他摸摸对方的脑袋。

“小六哥,我要跟你睡。”弟弟瓮声瓮气地说。

哈哈,还是个小孩,六太安慰性地抱抱他。

“我做了个奇怪的梦。”

做哥哥的心里一软,想起以前看完恐怖片做恶梦,抓着自己睡衣才能睡着的弟弟。什么时候起已经长得比自己还高(一厘米),懂得在六太用手掌挡着眼睛不敢看恶鬼形象的时候,搂住他的肩膀。

“你就想象自己是超人,一拳一个把他们全打飞,妖魔鬼怪退散。”六太嘴一弯。

十几年后,他用Pretty Dog鼓励过被PD困扰的日日人,历史极其相似。

黑暗中弟弟脸红得堪比番茄:“不是那样的梦。”

“?”

“……梦到小六哥了。”

六太出现在梦里当然不是在堆雪人,到底是什么日日人死活都不肯说。可是……现在睡在同一个被窝里的哥哥总有办法知道——哥哥也是过来人。

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吧,六太的脸红得像被另一个人传染到。幸好周围一片漆黑。

他觉得对方还是需要多认识几个女孩子,不要白天面对哥哥的脸,晚上也只能想起他,这样太悲惨了不是吗?女孩子多可爱啊!

日日人却清楚自己的梦绝对、绝对、绝对不能对六太说:哥哥是自己的幻想对象什么的……

南波六太人生错觉之四:他以为弟弟变成大人的那个梦,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回到四年后,六太面朝下趴在沙发上:想起很尴尬很难为情的事,明明只是回忆一下日日人受欢迎的过程,顺便看看自己能吃什么药。沙发上嚼着薯片的日日人抬头看他一眼,低头又拿了一片,虽然看着书,过一会目光若有所思地落到他身上。

“我说,日日人,反正你的追求者那么多,有合适的不如给我介绍一下?虽然中二的年纪小了点,我可以勉为其难~”

不知道这么说日日人会有什么反应,也许挺好玩,六太心里想。这家伙还没开窍,不然启蒙的梦怎么会梦到同性的哥哥……可惜他一走神,把脑海里想的话说了出来。

咀嚼的动作停住,微一皱眉:“认真的?”

不小心……

“就说我是你,答应别人的告白,可以做到吧?”六太故意摆出阳光的笑脸,试图把蓬蓬的头发搓出一个栗子样的尖。屡次失败,只好作罢,装模作样抛个飞吻过去。

“诶,这是欺诈啦——”对方拖长尾音抗议:“再说我可不会做那种表情。”

六太哈哈笑,趴回到沙发上安静下来。

“小六哥,这本书很好看。”日日人晃晃手里的书,一本天文科普读物,“莎朗阿姨借的,看完就给你。”

“奥。”六太百无聊赖,决定去复习。

弟弟继续看那本书,聚精会神,好像一不小心就会偏离约定的那条路似的,六太却已经慢慢停下来看旁边的风景了。在这个事情上日日人从不对他说“小六哥,跟上”,也从不推着他前进,从不站在前方等待,只是一个人继续努力。这种做法好像在无声鼓励:该走了,哥哥不是要一直走在弟弟前面吗?

可是六太似乎没看出来什么,他自认为自己比较敏感,在某些事情上却有点奇怪的迟钝。比如日日人心里其实很期待跟他一起站在月球上,比如日日人对他可能有兄弟之外的感情。

上周学校组织填写毕业志向书,六太的选择好像又踏出远离梦想的一步,以他的成绩基本没有问题。

考试前夕,他在屋子里埋头苦读,吃饭上厕所洗澡才出门。大多数时候只有妈妈在家,打扫卫生或者看主妇最爱看的无聊的肥皂剧。爸爸在上班,日日人在学校。这段时间弟弟总是翘掉社团活动,一放学就往家跑,说是有要赶紧看完的书,回家就扎进那本科普书里。

六太坐在卧室的书桌前复习,日日人躺在沙发上看书,六太皱眉头咬笔杆,日日人跷二郎腿喝果汁。六太偶尔出来上厕所,路过客厅,日日人抬手问好。考试之前的一段时间里,这是南波家的日常景象。

六太的想法是快些结束考试,或者考试期限能晚点到来。日日人的想法是赶紧看完书,如果小六哥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他就在门外的客厅。

存在就是一种陪伴,陪伴总让人安心。

考试考试考试,无穷尽的考试过后,南波六太终于顺利完成高中学业。

毕业典礼全家都去了,正值初春,校园里的樱花开得漂亮。爸爸妈妈看上去像观光客,穿着休闲,自带装了便当的背包和郊游帽水壶小扇子等等等等,铺一块野餐布就可以坐下来喝茶赏花似的,见到认识的家长聊起天来。日日人黄polo衫牛仔裤,又给六太一个感慨“可恶的帅哥”的机会。

制服穿得整整齐齐的六太过去转了一圈,加入毕业生的队伍,向礼堂走去。

毕业的感觉很不真实,连爸爸捶在肩膀上鼓励的几拳都不像打在自己身上。

校长宣布仪式开始,学生会长上台发言,老师代表念祝福词,校长给每个毕业生颁发证书,台下拍照摄像的镜头闪成一片。在一大群观礼的人中六太找到自己的家人,爸爸正襟危坐,他知道他其实有点紧张。妈妈似乎在状况外,一副正在旅游的表情,耳朵却时刻留意着“南波六太”这个名字。

隔着重重人群,日日人接触到六太的目光,笑着用口型说,“毕业快乐。”

哥哥觉得领口的扣子有点紧,伸手扯了扯。

毕业典礼过后是家庭聚餐,折腾半天总算结束。

六太趴倒在沙发上,踢掉拖鞋。扶手旁边搭着陪伴三年的制服外套,上面的扣子整整齐齐,一颗不落。

“啊啊,我的高中就这么结束了……”

别说隔壁班那个笑起来很甜的拉拉队员美佳,就连隔壁的隔壁好像还未脱离婴儿肥喜欢吃甜食的千代子都没问他要第二颗扣子……推销都推销不出去,太打击人。

“小六哥,这颗扣子能给我吗?”

日日人不知什么时候坐到沙发旁,随手捞起那件衣服。

“都拿去吧。”六太没抬头,无力地挥手。

反正用不着了,连衣服一起给他都行。

弟弟重复一遍:“第二颗哦。”句尾向上挑,语气轻松。

“快拿走。”

一刻也不想看到那件衣服,简直是失败的证明。六太捞起一个靠垫,把头埋在里面。

打着哈哈的日日人用牙咬断第二颗扣子的缝线,如果忙着懊恼的哥哥抬头看到这一幕,肯定又会撇嘴说“可恶的帅哥连咬扣子都耍帅”。小心翼翼地把扣子拽下来,放进胸前的口袋里。

扣子贴在左胸口的位置。

4.

南波六太上大学后的第三个秋天,加上前两个,没什么特别的事发生。

就像涂抹着花生酱的面包片总有一天会反着落地一样,他终于等到属于自己的lucky day。本来中午到图书馆只是想还书,顺便看一眼坐在老地方的校花,被对方发现时为了掩饰尴尬随便从书架上抽了一本挡脸用,刚好在那个时候碰到同样挑中这本书的女孩的手。

啊,手真软。六太一瞬间想。

“抱歉,”女孩愣了一下,微笑着把书递过来:“你先拿的。”

他迟疑着接过那本厚重的挡脸书,有点愣神:校花看到他在偷偷关注自己吗?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美的暗恋大概又从此结束我的人生啊……

“请问是南波六太吗?”那个声音继续问。

呃?

总算回过神,六太看着眼前的女孩:“是。”

女孩眼睛一亮,露出欣喜的表情:“上次在公共课上你们小组的展示很精彩,大家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下川还说你本人的知识量也很大,没想到真的有机会见到……”她本来还想长篇大论,看到六太没明白发生什么的表情,清清嗓子,笑道:“还没自我介绍,我叫山田惠子,你们的小组成员下川奈留是我的朋友。”

“喔,你好,”六太反应仍然迟钝,摩挲着手里的书。那是一本铜版纸印刷的全彩图的《热带鱼品种图鉴1000种》,这个大小挡脸刚好,虽然说话的功夫校花已经走了。

“刚才看你拿这本书,喜欢热带鱼吗?”惠子问。

热带鱼?

六太的表情慢慢亮了起来:“喜欢!”

那天南波六太一路哼着小曲回家,恨不得半路上再模仿个太空步什么的,心情大好。在图书馆遇到女孩不稀奇,稀奇的是这个女孩听说过他,稀奇的是这个女孩愿意在功课以外跟他坐在图书馆里一下午,稀奇的是走的时候还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约好下次再一起聊天。山田惠子,多美丽的名字,多可爱的女孩!

他整个人都复活了。

“跟校花比起来是没那么漂亮,但是文静清秀,又很有思想,多好~”带着脸上的红晕,六太小跑到家打开门:“我回来了!”

“晚上吃大根煮哦,”妈妈在厨房跟着电视里的音乐边扭边说,还哼着“大根煮~大根煮~”不成调子的歌。

爸爸刚回来,正在埋头看报。

日日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抬手表示问候。

——没什么特别啊!

——儿子交了女朋友(还没)不该有点表示吗!

六太喜滋滋绕了几个圈,偷吃了一块大根,大家还是沉浸在自己的事情里。呃,好像被泼冷水了。

“小六哥心情不错?”日日人抬头看着他。

不愧是亲弟弟!六太笑眯眯地开口:“我啊——”

“恋爱了吗?”

“……你怎么知道。”

“能让你这么开心的只有这个吧。”

“……”

对不起好像一下开心不起来了。

看报纸的爸爸“哦”了一声,做饭的妈妈根本没听到。

六太像半没气的气球,坐到沙发上,郁闷地拿起遥控器换台玩。刚才对节目很感兴趣的日日人凑过来,“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其他专业的同学,同一年级。”

“是那个校花?”

“不是。”

“什么时候带她来家里?”

“还没开始交往……”

日日人一副“你又想多了”的表情站起来,进屋里复习。

这是对哥哥交了女朋友应该有的态度吗,六太气哼哼地想,高三还不抓紧,管这些有的没的,交过女朋友了不起吗……等等,日日人有女朋友吗,似乎没听说?那就别怪哥哥我抢先了~想着想着又喜滋滋起来。

六太的脑补能力一向很强,给他一粒沙子可以脑补出一个宇宙,这点家人很清楚。暗恋校花的故事从公共课上校花掉了一支笔,六太捡起来递给她,她笑着道谢开始,结束于惠子和《热带鱼品种图鉴1000种》。捡笔故事成为日日人打击自我感觉良好的六太的一个途径,热带鱼就是下一个。

谁知不按常理出牌的山田惠子没按日日人的剧本来。

惠子喜欢海洋和鱼类,正如南波兄弟俩喜爱宇宙一样,没课的时间总是叫上六太一起去水族馆,抱着素描本一画就是一下午,六太坐在旁边温习功课。遇到两人日程上都有的公共课,就一起探讨教授布置的作业。惠子学习很认真,碰巧六太是个学霸,一个觉得对方知识渊博,另一个认为这是甜蜜的约会,在一起的时间不觉得枯燥。

六太单方面觉得这是约会,经常做些买了花结果发现惠子叫了一大帮同学一起讨论的傻事。但同学的哄笑中惠子总是接受他送的花,六太回家琢磨又开心得不行。

开心事他一般不瞒着日日人,出去没多久,就把惠子介绍给弟弟。

“这是我的弟弟,日日人,”六太熟络地介绍,“这是山田惠子,我同学。”

“……亲兄弟?”惠子的目光在两人的头发上来回盘旋,又狐疑地看看他们的长相。

“亲兄弟。”六太斩钉截铁。

“我们要去水族馆,日日人君要一起吗?”

“你们玩的开心,”对方摆手,指指桌上的复习材料。做哥哥的每次都暗地竖大拇指:两个人一起出去才是约会,日日人一定故意给自己创造独处机会,真是好弟弟。

六太比想象中认真,虽然他平时不很认真,一旦认真起来没有谁能拦得住,这在日日人的意料之中。意料之外的,他的“女朋友”也比想象中认真,两个认真的人在一起很合适。看书之余想到这段关于“认真”的绕口令,笔在日日人手上转了个圈。

哥哥每天乐此不疲地往外跑,附近的水族馆转了个遍,还往家里抱回一堆相关的书,大部分带图片,看得津津有味。

“太美了,海里有这么多种颜色,”翻看着高清的海洋摄影图片,六太发出由衷的感慨,“光是不同的蓝色就成百上千,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海洋用尽了地球上所有的蓝色’。”说完对自己能想出这种形容很是得意,越过沙发冲日日人咧嘴笑。

正在做笔记的弟弟稍微皱了下眉:“宇宙呢,宇宙才是所有颜色的起点。”

“这么一说,海洋还挺像宇宙。”哥哥饶有兴趣地挥着手里的书。

“一·点·都·不。”

“……南波君,最近叛逆期?”六太眯起眼睛。

“南波桑,谈了恋爱得意忘形啊。”日日人摸着下巴。

奇怪的对话。坐在电视前的妈妈和爸爸对视一眼,继续happy地看节目。

“你自己对喜欢一知半解,不要拆老哥的台啊,”败下阵来的哥哥小声嘟囔,反复挤着手里的沙发靠垫:“难得遇到个不错的女孩。”

日日人停顿良久,开口:“别忘了去看看莎朗阿姨。”

冬去春来。

所谓的交往持续了近半年,基本全是水族馆——看书——写作业——回家,有时两个人,有时一堆人,还有惠子的小伙伴们。六太觉得这种状态不太像普通意义上的恋爱,可是普通意义上的恋爱是什么,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惠子很好,她一定也觉得自己不错,相处很开心,仅此而已,好像比起要好的同学、朋友没什么不同。

六太对着镜子练习过几次告白时的表情和语气,连自己都觉得别扭,还吓了进屋整理衣服的妈妈一大跳。

还是帅哥的脸适合告白,就跟肥皂剧里似的,六太郁闷地想,我长得也很帅嘛。

周末傍晚,南波爸妈出去吃大餐,说是庆祝结婚纪念日。莎朗阿姨邀请兄弟俩去做客,日日人以复习为由难得推掉一次邀请,六太笑说自己捎去两人份的祝福,顺便吃两人份的东西。

家里难得这么安静,日日人抓紧时间伏案苦读。

门铃响了,门口站着哥哥的女朋友惠子。

“原来是日日人君,六太在家吗?”她笑眯眯地问。

日日人回头看了一眼,“刚出门,要帮忙传话吗?”

她欲言又止,半天开不了口:“还是算了——”

“要向小六哥表白?”

女孩一愣,没想到他这么直接,脸“刷”得一下红了,摇头道:“我……”

日日人觉得有一股热血向头上涌,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舌头——明知说这些话会后悔,现在却来不及细想。

“很抱歉,我也喜欢小六哥。”

说完被自己的话吓了一跳。

“恩?” 惠子愣住,马上反应过来,微笑道,“我没有要抢走你的哥哥……”

“是想跟对方交往的那种喜欢,不是对家人的。”

对方眼睛瞬间瞪得很圆。

日日人面带歉意,语气却意外的有些轻松:“对不起。”

“啊,”她一时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该不该转移话题,还是继续追问,尴尬地站在那里。

“……六太这段时间常向外面跑,可能忽视了家人,很抱歉,”思考了一阵,惠子把侧边头发拨到耳后,斟酌着开口,“平时很少谈到你,我以为你对哥哥没有独占欲……”

“不是独占欲,只是单纯的喜欢。”日日人重复。

六太可以喜欢别人,可以跟别人交往,他都无所谓,他只是对他抱有这种感情而已,由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喜欢六太,这种“喜欢”仅仅止于“喜欢”。也许他后面会喜欢上不同的人,至少从小时候意识到这一点起到现在这个时刻,每一分每一秒,那个人都是六太。这件事六太不知道,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今天失控说出来,大概受复习时的头昏脑涨影响吧。

“抱歉,我一直不知道……”震惊过后的惠子组织一下语言,缓慢开口:“日日人君,今天过来是想说我跟六太之间没有什么,”日日人要开口被她伸手拦下,“当初想找个可以一起学习的搭档,刚好遇到六太,大家一起讨论很开心。最近其他同学提起来,我也担心是不是哪里误会了,过来解释一下,既然你在,就请你帮忙转达吧。”

日日人点头,有点后悔自己刚才的冲动,再开口又不知从何说起,只好保持沉默。

“六太人很好,一直很热心给大家讲解,可能因为这样,女生反而不容易喜欢上他。”

“请帮忙告诉他,谢谢他这些天的帮助,以后就不麻烦了。”

“你的秘密我不会说的。”

——未完待续——

评论(6)
热度(20)
© 步道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