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世界尽头(1.5)

周末估计要加班不能更,先放一点点点点,待后续补吧【。

前篇地址:

(1)

 

-------------------------------------

(2)


从蟾脊山脉回去的路上,佐助一直沉默不语,看上去心事重重。


刚才一伙人看着“怪兽”差不多吃掉他们带的所有肉干,吃完对这些外人的敌意消了大半,面对他们退到山洞角落处理伤口。香燐也撕开手帕替佐助裹好脖子上的伤,说回去必须让纲手婆婆彻底清洗,不知那个“怪兽”的獠牙上有没有毒,又替他掸身上的砂土:“怎么弄得一身灰,不要感染才好。”


佐助摇头,看到同样满脸灰的“怪兽”一边笨拙地用手拨弄伤口,一边警惕地盯着他们。拨弄一阵子未果,试图伸舌头去舔舐。香燐皱着眉头手一哆嗦,差点碰到佐助的伤口。


除了像从煤灰堆里扒出来的,走路手脚并用,那个人跟他们没什么不同。从外表看可能是谁家走丢的小孩,估计丢了很久,已经忘记人类的语言和行为方式,连蔽体的衣物都没有,不知怎么熬过来的。不得要领的“处理”肯定会让伤口感染,冬天又近在眼前。草原的寒冬南贺部每年都有不少老弱病残抵挡不住,何况环境这么恶劣的地方。


他平时不是一个同情心泛滥的人,不知怎么,对眼前这个“怪兽”一般的孩子产生极大的同情。也许因为那双眼睛,以及眼神后面他也不太理解的东西。


“我们……把他带回去吧。”心里想着就这么说出来。


什么?


三个小伙伴张大嘴看着他。


“至少让纲手婆婆看看他的伤口,”佐助补充一句,“伤好就放回去。”


水月扶额:“简直在找麻烦,你觉得自己最近麻烦还不够多吗?”


“是啊,这么个来历不明的人,连衣服都不穿……”眼神一直回避着“怪兽”的香燐难得同意水月的看法。


“不用很久,偷偷带回去让纲手婆婆看一下——她这么热心肠,肯定不会放手不管。”佐助试着说服伙伴们:“只是些皮外伤,估计明天就能好,到时再偷偷把他放走,绝对不会被别人看到。”


佐助一向话不很多,可是决定的事情就会一直坚持。其他人终于拗不过他,点头答应。


于是现在草薙上坐着两个人。


带回来的过程着实费了些心思——“怪兽”没见过这种阵势,死活不肯离开山洞。重吾想打晕他被佐助拦下,最后还是用风干肉连哄带骗拉上马,在马上还各种东看西看,摆弄草薙戴的铃铛。


一时脑热做了这么个决定,也不知对不对,随着马蹄声佐助心里有点忐忑。他的父亲是南贺部的侍卫长,负责保护全部族的安全,平日里行事一直非常小心,常教育两个孩子时刻警惕周围可疑的人。


他稍微有点后悔自己的莽撞,可是想到这个“怪兽”会因为他们的救援存活下来,好歹也是一条生命,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


评论(6)
热度(67)
© 步道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