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Gold(十四)坑注意

能不能发出来?你懂的。

-----------------------------------

前情提要:

(一)(二)(三)(四)(五)

(六)(七)(八)(九)(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番外二篇:

番外

-----------------------------------

这个吻来得太突然。佐助略微有些惊讶,用手挡了一下对方,但只是象征性地推了推。鸣人用力握住那只手,攥紧,想说的话都藏在这个动作里。于是他放松了身上紧绷的弦,顺其自然。


他们之间这种事不是第一次,这么激烈的却少有,好像对方是错过了就要后悔一生的美食,要把彼此连血带肉吃下去。佐助的反应简直让鸣人喜出望外——虽然还是带着不适应,但整个人露在T恤之外的部分都红透了还是不肯放弃,坚持跟上鸣人的节奏。真是倔强,这点正中对方的死穴:他太喜欢这样的佐助,或者说什么样的佐助他都喜欢。


他们是一样的,都像对方需要自己一样渴求着对方。吃晚饭时的尴尬大概来源于此,互相关心,却没有一个说出口的契机,所有言语和眼神上的接触都成了试探。接下来的事自然到顺理成章,好像本该如此;他们本来就是一个整体,现在只是重新合而为一。


鸣人维持着亲吻的姿势,手扶在佐助腰上,不着痕迹地向卧室方向推进。佐助察觉到对方的意图,没有点明,不着痕迹地跟着挪动。《Gold》第一卷DVD孤零零躺在地上。


“你……”佐助好不容易挣出来想说句什么,被鸣人抢着堵了回去,这句话就再没有机会听到。


卧室门一关,场面马上失控。


鸣人狠狠把他压在门板上,左手轻车熟路抓住对方的手腕按在头顶,对方一阵恍惚怀疑下一步是要打架吗,右手马上顺着T恤领口伸了进去,一路顺着脊椎滑到腰际。圆领摸起来实在不太方便,他索性抽出手从T恤下边里层一路抚摸上来,精准地停留在对方胸前,试探地撩拨,观察佐助的动静。


这双手曾经做出无数好吃的点心,也抚摸过数不尽的搭档,在这个时候一切经验都派不上用场。因为这个人是宇智波佐助。无论漩涡鸣人有多少不同领域的“经验”,在佐助面前,在真心对待的恋人面前,他们两个都是平等的初学者。第一次录影时,场外指导、导演、编剧、摄影师等等等等,这些人一直在教他如何入戏,怎么观察对方的肢体语言,动作要到位,姿势配合起来……各种复杂的、需要大脑和身体不断尝试和记住的经验。他不喜欢这些工作内容,仅仅因为这是工作,是不得不去做的事。


现在他和佐助之间只需要本能和爱。


墙壁隔音太差,邻居小孩似乎止住了哭声,硬憋着一抽一抽听大人说教。佐助试图发出的声音也被制止,他忍不住也觉得有点委屈。


两人纠缠着从房门一路到床边,没有几步,花了从相识到现在的全部时间。


终于放开对方时,鸣人顺势把佐助推到床上。后者整个人都红透了,乱着一头黑发,眼睛有点湿。


“别担心,有我呢。”鸣人在他耳边安慰道。


佐助深呼出一口气。虽然不太清楚具体的事,他早已经做好觉悟,直视着对方。


“害怕吗?”刚才还看起来要把他生吞了的鸣人突然迟疑着不敢碰他,像一个人饿了很多年突然见到免费大餐,反而在远处观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看上去略有些心酸。


……这个人是真的蠢吧。


年轻偶像立刻挂上一副剧里高冷的表情,语气僵硬地说:“很害怕,饶了我吧。”说着要爬起来走人。


“别!”隔壁屋抽泣声突然停了,鸣人赶紧收声。


佐助苦笑着摇头,眼睛亮闪闪地看着他,语气软和下来:“我和你是一样的……”


终于醒悟过来的鸣人又没等对方说完。


------------------------------------


田中刚接替小林前辈的工作,又是佐助各种工作交叉进行的时期,免不了手忙脚乱,回家梳理日程时居然发现有个疏漏没报给佐助——第二天有个晨间节目的现场直播,早上四点就要准备出发去摄影棚,现在只剩下不到六个小时!他简直欲哭无泪,先把自己锤了一遍,赶紧拨出佐助的号码。


铃声响了很多次那边才接起来,问他有什么事。


“宇智波先生,真的非常非常抱歉!”小经纪人话里带着哭腔,恨不得飞过去冲佐助深鞠躬:“今天工作时忘记告诉您了,明天一早要去CH电视台录制‘Morning+’,四点就要开车过去……都是我的错,实在抱歉!如果您觉得太仓促,我可以去向电视台解释和道歉,重新预约时间,这些都完全没问题……”


“没关系,我会准时到。”佐助喘息着低声道。


是田中的错觉吗,对方的声音里也带着隐约的哭腔?


宇智波佐助对工作人员脾气一直很好,但初入行的小经纪人还是过意不去,认为他性格好才不追究,自己实际上给对方添了很大麻烦。“‘Morning+’的收录时间很短,主要是新单曲的定时宣传,临时取消也没问题,节目组可以在其他环节多匀出一些时间,不要紧。”


电话里传来被褥的摩擦声,佐助明显在竭力稳定自己的情绪:“时间安排得开,你不用自责……”


听对方声音都颤抖了,小经纪人吓得不轻,哆嗦着问:“真的吗?没关系吗?”不要投诉公司解雇我啊,他在心里哀号。


“没、没关系……”那边也在心里哀号:还要说多久。


实话说,他有些撑不住了,维持着不发出声音已经是极限。与激烈的前戏不同,鸣人开始之后一直很温柔,但临时在他接电话之后加大力道,脸上带着恶作剧的笑容,不停用行动挑战他忍耐的底线。佐助在对方疯狂的攻势中紧抓住身下的床单,全身战栗着拼命忍耐,发抖的右手几乎握不住手机,连听筒的位置都贴不准脸颊。


经验欠丰的经纪人还在电话里不断絮叨着“都怪我”、“明早要不要跟节目组的制作人联系”、“请千万不要生气”……


“啊……”终于忍不住漏了一个音,佐助面红耳赤想按掉通话,但专业精神让他下不去手:“真的没问题……我很期待这个节目,所以……一定要去……不用取消……”期待是场面话,他认为自己可以应付得来这些常规工作,就算是突发的,能够迅速反应并处理突发事件是这个圈子的大家引以为傲的能力。如果让田中去道歉了,这种重大失误对方的事务所肯定会处罚,不如当做没有发生,哪怕辛苦一点。


“真的能去吗?”鸣人耳语,俯身贴着他汗津津的脊背,坏笑着使劲顶了一下。


佐助胳膊一软,失手切断电话。


“喂、宇智波先生?喂?”


对方可能在锻炼,顾不上那么多。田中点头安慰自己:节目比较短,既然佐助这么说肯定没问题,早上准时去接他就行。


——未完待续——

评论(3)
热度(93)
© 步道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