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Gold(十六)坑注意

 前情提要:

(一)(二)(三)(四)(五)

(六)(七)(八)(九)(十)

(十一) (十二)  (十三)(十四)

(十五)

番外二篇:

番外

1-15的全文整理:

戳我

密码: r4h7

----------------------------------------------------

送走最后一位客人,中村把门口的牌子翻到“Closed”一面,放下细竹帘。


漩涡鸣人在制作间里准备第二天的配方,伊鲁卡也遣人送了一些原料,明天开店前可以及时制作出来。哪些点心是这个季节最受欢迎的甜品Joie De Vivre非常清楚,季节性限定也出了几款,卖得特别好,每天开张没几个小时就销售一空。他们这段时间经常加班加点赶制货品,今天也是,一不小心就到了10点多。


上了节目的外景后,这家店也一下火爆起来。节目即使没在黄金时段播出,客流量的增加也很明显。佐助周围的人偶尔也会来买慰问品,鸣人做出来的味道他比谁都熟悉,之前没少让他当小白鼠尝试新产品,对不喜欢甜食的他来说有些还挺煎熬。代价是帮佐助对台词或者忍受他练习并不熟悉的歌,鸣人表示可以接受——自己也算曾经在圈子周围走一遭,被佐助以眼神抗议。


中村是附近大学的学生,正值大二学业清闲,本来是店里的常客,看鸣人实在忙不过来就来做兼职,平时帮店里收银,偶尔也上手帮忙。小姑娘机灵能干自带推广,把学校里的同学都拉过来充数,很快这里就变成大家下课休闲的据点。


会烹饪的人有无穷的魅力。鸣人平时一个人上班下班,对除了工作之外的事也不很在意,不像有女朋友。在学校死党们偶尔开中村和分店长的玩笑,一来二去,她心里就存了一份念头。看样子鸣人比她大不了几岁,对她也很体贴,下雨带伞天冷加衣服什么的。也许鸣人跟她的想法一样。


鸣人熟练地把半成品推进冷柜,确认器具什么的已经收好,解开围裙准备闪人。佐助跟水月他们在银座聚餐,刚才发短信说快结束了,他打算过去。晚上吃什么好呢,佐助上次煎的红酒牛排相当不错,想想就流口水。不过对方晚上已经吃过了,他给自己随便弄点就好。


正式在一起之后到现在,他们基本处于半同居状态,去彼此住的地方很频繁,时不常地留下过夜。鸣人改造了自己的公寓,彻底修了漏水的地方,室内的布置也像样了很多。重要的是:床换了一张特别舒服的。


“店长辛苦了。”中村锁上门之后,笑着鞠躬道。


“啊,抱歉,今天加班到这么晚,你也辛苦了,明天见。”鸣人笑着摆摆手。


“……店长,”女孩叫住了他:“我……”


“什么?”


看着对方带笑的眼神,中村突然说不下去,红着脸摇头:“我……今天在店门口看到有人在拍照,没有拍人物,只是拍了店里的大门和招牌,不知道是不是……上次的节目播出之后,想要做访谈的记者。”我真是个傻瓜,这么说出来太冒失了,她在心里懊恼。


鸣人“诶”了一声,伸手摸摸下巴。会是谁呢?佐井?有可能。


“总之、应该没什么关系吧……我先走了,再见。”大晚上跟暗恋的人独处,女孩不好意思起来,胡乱鞠一躬就要走。


鸣人突然想起了什么:“等等,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不用麻烦您……”女孩脸红透了,不肯答应,又不想拒绝。


“没关系,太晚了。”店长做了个“请”的手势,笑着说。


一路无言。


鸣人车里放着熟悉的旋律,中村马上认出这是宇智波佐助单曲里的一首CW歌,《Lullaby》。他跟自己的爱好倒是很相似,这么温柔的歌,比主打还好听。女孩不敢主动搭话,平时店里聊的也不少,现在更是脸红心跳得不行。鸣人也没什么可聊的,频繁看手机,虽然没有说出口,大概有很重要的事。


“漩涡先生,”她终于鼓起勇气:“没有打扰到您跟女朋友的约会吧?”


鸣人愣了一下,爽朗地笑出声:“哈哈哈,没有没有,不是女朋友。”


……是男朋友这点真不好说出口,别吓着人家小女生。虽然从关系来看,说女朋友也算恰当。听到这种想法佐助估计要发飙,他想着对方的表情得意地笑出来。


中村不知道他此刻复杂的心里活动,心下暗喜:他果然没有女朋友。


佐助跟水月他们别过,小心避开人多的地方,拐进今天他们约好见面的地点。鸣人的车早已停在那里。他拉开后座的门,坐到了副驾驶座的后方。这是一个安全的位置,隐蔽,保持着跟司机的距离,即使被拍到也说得过去。两人短暂交换了一下目光,对彼此的心情了然如心。佐助身上还有些许酒气,脸颊有点红,但是今天喝的量不大,没什么影响,微笑漾在脸上。


喝醉酒的佐助是瑰宝(出自鸣人)。所以他一般不让自己大醉,除了之前那次。


今天约好去佐助家。车开进小区的时候刷了佐助的电子卡。到家后佐助进了厨房,说是简单做一点荞麦面填肚子。鸣人熟练地穿上另一个围裙,对方拗不过他,只好放他进来帮忙。说帮忙不假,也有捣乱的地方,动不动就从后面拦腰抱一下,弄得对方手忙脚乱,半天弄完一顿面。


“佐助这么贤惠,真像我的太太。”鸣人幸福地搓着手遐想。


“下一顿你做。”佐助“善意”提醒道,也不禁莞尔。


晚饭过后两人看了一会电视,鸣人坚持要看所有佐助哪怕当壁花的节目,节目中穿插了他的广告还激动不已:“哇你看你看,这个上面的你超级帅,我觉得这个广告最好了!”对方本来还会有点脸红,现在都挂着一副淡定的表情,“哦”一声继续看手里的书。遇到佐助跟女演员演情侣互动的广告,鸣人的嘴就要噘到天上。


差不多半夜的时候各自洗澡睡觉,今天鸣人留下没回去。屋主在大浴缸里享受泡澡的乐趣时,他悄声摸进浴室,跟对方挤在一个浴缸里。“节省时间”,“客人”也是半个主人的他笑着说。


从来都不节省时间,很快就会变成不可收拾的局面。氤氲的水汽裹着两个人,湿漉漉的身体紧贴着,所有的话语都融化在对方的吻里。因为酒精的缘故,佐助头有点昏沉,断断续续在鸣人耳边轻哼着,身体本能地配合。


“我们的相性越来越好了,佐助。”鸣人轻咬着他的脖颈道,炽热的目光粘在他身上。


佐助似乎想嘴硬否认什么,对方突然加快了频率,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双臂紧紧抱着对方,他慢慢放松在这阵快感里。


水像是有了生命的绸缎,流动在两人之间,甚至在某些隐秘的地方发挥着本不属于水的作用。佐助已经无暇去感觉这些:眼前这个人和他的身体是他当下最需要的。


“下次要不要用道具呢,”回到床上之后,鸣人自言自语,故意让对方听到似的。


筋疲力尽的佐助感到酒醒了些,连人带被子把他踢下床。对方嘚瑟着抱着被子爬回去,继续贴上来:“是不是有我就足够了?”说完开始傻笑。


偶像点头,睡眼迷蒙地摸摸对方的头发,鸣人捉住吻了吻手背。


“晚安。”


——未完待续——


评论(7)
热度(94)
© 步道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