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Gold(七)坑注意

再撒一把土,大家节日快乐=v=

前情提要:

  (一)(二)(三)(四)(五)(六)

注:这一章有少二不亿的一点点内容,希望不会被hx……

-------------------------------------------------------

《星之沙漠》的拍摄进入收尾阶段,社里安排的宣传活动开始布局起来。主演们以各种搭档组合出现在电视、广播、网络媒体上,纯爱剧最忙的自然少不了男女主角。剧情也进展到男女主角已经互相表明心迹,还一起去旅游了,情敌和反派们解决得七七八八,前进路上主要的阻碍只剩下偶像剧套路化的元素——家庭。佐助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儿,而清水饰演的是典型的灰姑娘。


主演的绯闻主要投放在比较小众的平台上,一方面先观望饭的态度,一方面可以在事情扩大之前留有退路,还有一方面应男主角本人的要求。恰到好处的绯闻果然刺激了收视和关注度,在大众眼睛里,一部剧居然能促成男女主角恋爱,男主角还一向与绯闻绝缘,说明这部剧情节一定与众不同,至少主演肯定很投入。这部剧作为俗套中的俗套剧,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当然也有哭天抢地的佐助女饭和清水男饭,不过作为宣传期的绯闻,大多数饭很冷静:明摆着是为了收视,过了这段时间自然会澄清,他们的男神女神依旧是单身。


宣传期是鸣人第二喜欢的东西——可以看到很多节目收到很多杂志白花花的都是佐助啊四舍五入这就是真人啊!第一喜欢的自然是佐助本人。他也会追剧,追收视率,追节目,追广播,追杂志,就差没上网替这部剧掐架(最后及时收手)。


另一方面,伊鲁卡认为他很有天赋,开始安排他单独做一些点心拿到橱窗里贩售。这是一个很不容易的进步——真正能摆出来的商品代表一家店的招牌,也是口碑。


难得工作日晚上休息,佐助提着购物袋在离公寓不远的地方下了出租车。喜欢的店里上了新的秋装,没忍住买了好几件,外加上好的鸡胸肉,回去煎一下简单吃顿晚饭。


他低头看表,在公寓前的巷子里转弯时差点跟对面的行人撞上,马上道歉:“对不起。”说着朝旁边避让。


对方却好像早就预料他会经过这里一样,站定,笑着说:“不要紧,宇智波君。”


佐助惊讶地抬头,眼前这个人很陌生,估计只是认出了自己。他点点头,准备从那人右手边离开。


戴眼镜的路人伸手虚拦了他一下,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名片,“我是Rumors杂志社的药师兜,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佐助只好站定,鞠躬接过名片,上面印着“Rumors 资深记者药师兜”的字样。Rumors是一家以报道艺能界各式各样的消息为本业的杂志社,与佐井所在的Monday这种综合杂志社不同,这家专门报道艺能界相关的新闻,通俗点说,就是专业的狗仔杂志。他之前工作上没有接触过这家的记者,对这种类型的杂志也不是很感冒——专门靠出卖别人的消息和情报过活。


“请多关照,工作上的事务请联系我的经纪人小林拓人先生。”佐助伸手与他握了握,等他让出一个空挡好离开。


对方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仍旧堆着一副笑脸:“宇智波君想必听说过敝社,我就开门见山了——这次您与清水小姐的绯闻,不知能不能考虑与敝社合作宣传?”宇智波佐助头一次爆出绯闻,哪怕只是为了宣传电视剧,也有很大的市场价值。


“抱歉,这次宣传的媒体名单已经确定,”佐助道:“您可以跟小林先生或者TAKA的宣传人员取得联系,看有没有增加合作的可能。我本人不负责对外联系媒体,现在也是休息时间,不方便讨论工作上的事。”说完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有逐客的意思在。


药师兜仍旧挂着职业笑容锲而不舍:“本次不方便,以后如果有关于宇智波君的任何消息,不知道可不可以与我们独家合作呢?”


这个人不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佐助皱起眉头。“也许吧。”


“尤其是生活方面的消息——敝社与您的饭一样,对这些消息非常感兴趣,如果能从宇智波君这边收集到一手信息再好不过。”


佐助忍不住上下打量着他,心想哪个艺能人会出卖自己私下的生活,尤其是自己,从出道以来不知道拒绝了多少这方面的曝光,稍微做一些功课也能了解。这人这番话几乎触及了他的底线。


“像我说的,工作上的事请联系小林先生,他认为合适的,我没问题。”


“那么,告辞了。”药师鞠了个躬,笑容消失在黑夜里。


从见面开始绷着的神经有所放松,佐助准备先去附近的便利店转转,等这个人彻底走后再回家,避免住址泄露。晚上跟鸣人约好了电话,现在还有时间。


“啪——”。


录像机关掉后,鸣人满意地抽出一卷带子:今天是谈话类的节目,虽然女主叽叽喳喳回答了几乎所有问题,佐助像壁花一样没说上几句话,光看人就够了。


桌上的烘焙书和笔记被拨到一边,他泡上一杯泡面守着电话,铃声准时响起。


“喂,佐组!知饭了吗?”他用鼻子和上嘴唇夹着筷子,含糊不清地说。


“……正在吃。”佐助面前摆着只撒了佐料的鸡胸肉,很柴,没味道——上剧时用来维持体重的饭都不怎么好吃。“又是泡面?”


“恩,香菜味的新品,吃起来意外的不错,”鸣人笑着说,“什么时候你也尝尝看吧。”


对方的嫌弃脸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知道佐助讨厌香菜的鸣人忍不住大笑,一边想着香菜这么恶心谁要吃,以后香菜都给鸣人包圆了的佐助也忍不住笑起来,明明没有任何可笑的地方。那家伙的笑容有感染力。


除了生活近况之外两个人还聊了一些工作上的琐碎事,当然,一个隐瞒最近自己的绯闻,一个隐瞒最近的工作。隐瞒绯闻的人觉得没什么刻意说的必要,反正是宣传绯闻,最后要澄清的,不必让对方担心过度。隐瞒工作的人纯粹想留给对方一个惊喜。中途好几次没什么话题可聊,但谁也不愿意挂电话,就看着通话中的时间一秒一秒增加,想起下一个话题就继续。


“我说,上一集居然有吻戏,”鸣人把床单铺好,一头扎进被子里,“你都不提前告诉我,太过分了,我都不想录那集……”


“在别墅度假的时候你就知道有吻戏了,”佐助垫高枕头,无情地戳破他。


“毕竟是你第一次拍这种镜头啊,”鸣人怨念地叫道:“我以为自己不在意,可是根本忍不住。”


“想象那个人是你好了。”佐助忍不住微笑:拍戏的醋也吃?


对方对着空气挥拳抗议:“我明明是佐助的角色,佐助才是清水那个角色。”


“……我挂了。”


“啊我错了!”


离开佐助的公寓之前,药师兜从车上取下相机,把附近的景色前前后后拍了个遍,连门口的便利店都没放弃,自然也拍到正在买东西的佐助。这个年轻偶像的生活一直颇为神秘,能摸到公寓所在的社区非常不易。他用了大半年的时间去观察研究宇智波佐助在衣食住行上的喜好和行程,以及选剧的品味等等,如果对方肯合作再好不过。偶像的生活秘密一旦公开,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肯定会有数不清的饭去关注,就会带来商业价值。


Rumors虽然效益还不错,有更多的赚钱机会岂会错过。这个行业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手机响了,是boss的电话。“怎么样,宇智波君愿意合作吗?”


药师兜摇头:“如您所说,他不愿意。”说罢露出佐助傍晚看到的那种令人不爽的笑容。


电话里响起一阵低笑,“果然是宇智波佐助啊。”


“既然这样,我们就不必从他身上找突破了。”


长时间通话使得手机略微有些发热,捂在被子里的两个人不得不偶尔出来透气,却始终不忍挂电话。夏天的余热仍未散去,而秋天的傍晚适合谈一些不那么凉爽的话题。


“——接下来会有床戏吗?”鸣人小心翼翼地问,又对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紧张感到无奈。


“剧里吗?纯爱剧不会有,而且快剧终了。”


剧里?昏昏欲睡的鸣人突然一下清醒,一个激灵坐起来:“为什么要强调剧里?现实中怎么了?”


佐助忍不住好笑:“你又想多了。”


“说真的,佐助,”刚才还开玩笑的鸣人声音突然镇定下来,略微压低,带着沙哑的磁性:“接下来会有床戏吗?”


“……”佐助开始觉得手机烫耳朵,想放下又不能。


“想听你叫我的名字,”对方不管他的反应继续道,声音低沉而缓慢,带有诱导性,“想看你现在的样子,是不是跟我想象的一样,是不是跟现在的我一样……”


脸皮薄的偶像想把该死的手机扔出去,又忍不住心疼自己刚换的新手机,踌躇之间一个久远的记忆闪现在脑海里。那是,他误闯鸣人的片场时听到的“现场直播”,直播里鸣人的声音仿佛被放大,占据了他的耳朵和整个房间。现实中鸣人的声音无比清晰,在手机里进行另一场令人脸红心跳的“现场直播”。


“现在感觉到热了吗?……”对方清了清嗓子,手机里传来解扣子、拉拉链、布料摩擦的声音,这声音仿佛近在耳边,暧昧得要命。


他们在电话里一直都是聊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从来没有在面对面之外聊到这些话题。唯一稍微失控的地方是在休假时,料理台上的那个吻。对于几乎没有什么恋爱经历、一直活得仿佛很禁欲的佐助来说,目前的节奏是合适的,可是不能只局限于现在的状态。何况鸣人潜意识里知道,就像自己需要佐助一样,佐助也需要着他。


“放轻松,感受我的手……”鸣人的声音引诱着他,佐助开始压抑着喘息起来,声音及其轻微,被带着走了。


他觉得这大概要归功于自己作为演员的职业素养,能够根据对方给出的情境作出表演,故意忽略这不是表演而是本能,而自己的演技简直逼真。压抑了很久的感情和欲望面对喜欢的人,一旦找到突破口,便会一发不可收拾。


电话那头的鸣人继续使出浑身解数,面色潮红的佐助把耳朵埋在枕头里,埋不住对方一句一句敲在身上心上的情话。语言仿佛有了形体,如无骨的蛇一般,缠绕着他,试探着他,而鸣人提到的他的双手更是具象化了,与这些露骨的言语一起挑逗着他。佐助抵抗得十分艰难,电话里传来的喘息声说明对方现在也很不好过。


“这算是、职业习惯吗……恩……”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的偶像还少不了嘴硬,想开个玩笑转移一下注意,可一开口就没能忍住结尾上扬的语气词,出口之后脸更红了。


鸣人轻笑一声:“只对你说过。”


——未完待续——


评论(8)
热度(103)
© 步道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