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Gold(番外二篇)

搬过来两篇番外,分别是鸣人视角和佐助视角。

职业的原因,有雷。

前情提要: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

番外一《初见》


鸣人顶着毛巾从浴室里出来,坐在床上,顺手拿起遥控器。


这次的对手是内田,入社几年一直做受方,跟自己搭档也不例外。作为刚来不久的新人业务方面还需要多磨练,这次事务所安排他和经验丰富的内田一起拍摄,拍摄间隙还能聊聊天提点意见。题材是口味略轻的公司职员与上司,无需道具,最严重的也不过是办公桌,激情戏中间衣服还把关键部分遮了大半。


老实说这个搭档满和他的胃口,黑短发,皮肤挺白,腰扭得也给力。只是摊上他这个新手恐怕没尽兴,休息期间一句话都不说,拍摄结束就匆忙走了,连招呼都没打。


内田拍摄时热情得很,一喊“咔”马上换一副观光游乐的出戏表情,推开鸣人下床跟摄像师聊天去了……还是上次跟佐藤搭档比较合拍,时间控制得很不错,休息时也能互相沟通。


虽然入行很浅,鸣人一开始就能把这份工作当成纯粹的工作。他觉得这种机械性的活塞运动跟机械性地打字没什么区别,后者需要脑力劳动,前者完全没有动脑子的必要。


这次拍摄场地除了办公室的布景外就是高级旅馆,实际只是把事务所的常规拍摄地点改装了一下,加了一些家具。拍摄完毕后道具收拾得差不多,屋里几乎没什么人,也许能找个节目娱乐娱乐。鸣人拿起遥控器换频道,靠在枕头上。


新闻,电视剧,娱乐节目,新闻,动画,棒球赛,娱乐新闻……


现在的节目越来越不能看,难怪收视率大片大片下降,鸣人无聊地打哈欠。


有个女主持还不错,黑色的长发,样子腼腆。他饶有兴趣地停下来。


“几位是第一次合作,能不能谈谈对彼此的印象?”


镜头切换到被采访的人,鸣人换了个姿势。


“合作之前本来以为宇智波君像媒体所传的,平时不太容易打开谈话场面,合作后才发现是很好相处的人。”一个橘色头发的人在说话。


“我们同属一个事务所,平时接触得比较多,偶尔也会一起去吃饭。这次合作机会对我来说很珍贵,一直想跟同事务所的同事拍戏。”


……谁要看男偶像的访谈,平时工作里同性看得太多了,还都是不穿衣服的。鸣人有点郁闷,忽略自己在正常时间段看正常娱乐新闻这一事实。


“宇智波君呢?”主持人又露了一面。


镜头切换到另一个被采访者,鸣人有点百无聊赖,拿起遥控器准备关电视。


“正像鬼灯所说,我也很期待跟生活中的好友在荧幕上合作。其他两位在第一话拍摄期间经常交流,虽然是第一次搭档,大家很有默契也很谈得来。”被采访者微笑着回答,笑容有点职业性,还算受用。


这个人长得不错,黑头发,肤色比较白,衣服搭得也很好。短款风衣里配黑色衬衣,比白色的更合眼缘,这种时候把服装师拉过来他一定很激动。别小看GV,我们也是讲究细节的。鸣人摸摸下巴。


既然服装师不在,不如他替服装师多看几眼,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黑头发的人似乎是主演,大多数问题围绕着他展开。这个角色有没有加入个人的演绎,与以前的角色有什么不同,剧有什么看点,拍摄时有没有特别困难的事等等。话题没什么意思,反正他不是饭,是冲着衣服看的。服装师要感动死了吧。


领子原来是这样的,最上面的扣子没扣,可以看到黑头发服帖地垂下来,脖子的线条挺好看。到底是偶像,舍得在衣服上下血本——不对,应该有赞助,鸣人眨眨眼睛。


衣服很合身——合身是应该的,他的眼睛落到对方腰上。身材倒是不错,偶像嘛,应该有在好好地控制体重,这样上镜好看些。浑身上下找不出撑不起衣服的地方,怎么都很搭。


这身衣服看上去并不复杂,不知道好不好脱……


这个想法一出现他马上有点懊恼,怎么说今天的工作也做完了,对方又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想这些有的没的是太饥渴吗?


“漩涡君还没走?”旁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鸣人吓了一跳,硬着头皮答应一声。


每次犯错误都被抓住也太倒霉了吧……


是回来取东西的内田,看到他在看电视有点意外:“原来你也在工作时偷看电视。”


画面上刚好是偶像在做访谈,鸣人之前直盯盯地看着屏幕,这会像做错事似的看着他。内田马上了然于心,走过去拍拍他的肩,咧嘴一笑:“放心,我不会把你饭偶像的事说出去。”


“误会、误会!我只是好奇那件衣服……”鸣人连忙摆手。他自己也觉得这理由站不住脚:整个事务所里只有他最不在意平时搭配什么衣服,别人要求提意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怎么可能关注这些。


“呃,只是想看电视而已,这个节目很好看……”


“宇智波佐助啊,”内田不理他,抱着手臂自顾自地说,“最近老是在电视上看到,演了不少剧,年纪似乎跟你差不多。”


“不认识。”鸣人闷闷地说。


“看得这么投入,难道你想跟他一起拍?”看对方一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表情,内田指了指房间里的床,“就是跟他一起拍片子。”


鸣人下巴差点掉,赶紧伸手去接。“别开玩笑了,那可是偶像啊!”虽然这么说,脸不由自主地红了个透。


“那又怎样,偶像不见得比我们干净多少,至少我们光明正大地以这个为工作。”对方耸耸肩,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这人这么年轻就接了这么多戏,肯定有他自己的门路,会被怀疑也正常。”


听了这话鸣人心下有点不快,这个人他们都不认识,只是转台时偶然看到的,内田说这些话未免有些过分。可是过分归过分,他没立场反驳,对方还是事务所的前辈。


“脸长得还不错,听说新剧的导演是旗木?”那边还在滔滔不绝,似乎从对话中找到了乐趣。


“内田前辈,我先走了。”鸣人站起来生硬地说,拿起外套。


气氛一时有点尴尬。


访谈节目已经结束,电视的字幕上打出“话题剧《Gold》今晚首播,初回延长30分”之类的字样。


“怎么了,开个玩笑而已,再说你又不认识他。”内田还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生气。


走出事务所时已经晚上七点多,工作了大半天,鸣人觉得肚子很饿,中午的便当扛不住这么久。不如去便利店买盒杯面,顺便回去看看新剧。叫什么来着,Gold,奇怪的名字。


十字路口的大屏幕上刚好在放新剧的宣传,他停下看了一会,走进便利店。


排队结账时手机响了,是Horizon的经纪人。肯定是工作上的事,最近时间表都快排满了,新工作还源源不断,简直在压榨新人。虽然这种工作确实趁年轻可以多接……


“漩涡吗,你把下周三晚上的时间段空出来,”经纪人在电话里说,“临时有个新工作安排给你,去录一个以搞笑为主的深夜节目,两队对抗的形式,一定要好好发挥。”


“……我吗?”鸣人怕自己听错:这种好机会怎么可能给他,事务所里那么多前辈后辈,之前从来没听过谁以GV男优的身份公开上节目。而且——上节目,不怕新人搞砸了吗?


“是,事务所已经跟节目策划商量好了,跟搞笑艺人一队,新人也许更有笑点更放得开。”经纪人解释道,“主角是另外一个偶像队,你们负责搞笑就行。”


果然如此,就算去录制也是陪衬的角色什么的,不过能长长见识也不错,毕竟是头一次。


鸣人爽快答应下来,提着袋子走出便利店。


大屏幕上的预告放完了,正在播晚间新闻,晚风吹着心情突然很好。


“明天会把节目流程给你,仔细研究一下。”经纪人说,他连连点头。


“节目的名字是‘玩笑Go!Go!Go!’。”


Fin


------------------------------------------------


番外二《定义》


“没拍过吻戏真是遗憾啊佐助君,”化妆室里水月翻看着杂志,正在等头发完成定型,顺便提了一句。“聊到这个话题记者都没办法挖出多少料。”


“每次都只能讲吻戏NG过十几次也挺无聊的吧,水月君。”佐助毫不留情地还口,揉揉额角,忍不住想笑。


刚完成一次杂志取材,这次的问题之一是吻戏。取材题目虽然不是量身打造但按照演员的个人情况有所不同,比如问到重吾必然是“与前辈一起拍吻戏跟同辈有什么不同”,问到水月肯定又是“第一次拍NG十几次有什么感想”,问到佐助只能是类似“如果工作上需要拍的话有什么打算”。


敬业如佐助,这次没办法提前准备出一套说辞。不知道这年代饭喜欢什么样的回答,“温柔的”、“有侵略性的”、还是“蜻蜓点水”什么之类的,细节部分就更没办法了。好在只问拍戏而不是现实生活中的经历,聊到后者他简直无话可说,还不如设想剧里要怎么表现。


“说起这个,像你这种初中就是风云人物的,早就亲过女孩子了吧。”水月通过镜子冲他挤挤眼,转念一想改了个说法,“或者应该说被女孩子亲过?你不像是会主动告白的人。”


“……算是吧。”佐助有找个借口出去逛逛的想法。


初中时候他已经在一些小成本的剧里打酱油演男N号,虽然是那种戏份比群众演员多不到哪去、只在“其他出演”里打上名字的角色,有心人好歹能在片尾字幕里找到他,这样宇智波准备走演艺之路的事慢慢在学校里传开。


他在学校里一直挺低调,以前是“传说中不常来上学的邻班的那个很帅的男生”,平时只是个别女生聊天偶尔谈到的那种,后来成了“传说中不常来上学的邻班的那个很帅的拍过戏的男生”,下课可以看到其他班的女生特地从窗前走过,兴奋地叽叽喳喳。每天打开橱柜总有各种情书在里面,不同颜色的画着各种图案的,简直像电视剧的情节一样。佐助每次都把信拿回去,但是从不拆开看,所以一直没回应过任何人。


就这样过了两年,毕业前夕,有个一直关注他的女孩当面递给他一封情书。这简直是轰炸性的消息:按照宇智波的性格必然会拒绝,偷偷塞柜子还能避免直接面对,现在简直是欢迎大家围观。已经有人开始赌他要严词拒绝,还有人压筹码说他会趁没人的时候偷偷跟她说,总之十有八九赌的是“拒绝”。


“我一直很喜欢宇智波君……虽然现在说有点不是时候,马上就要毕业了,以后恐怕再没有机会告诉你。”


佐助迟疑了一下,刚打算开口——


“——我知道你肯定会拒绝,老实说也不期待你答应。”女孩低下头。


佐助点点头,“对不起。”


果然是拒绝,围观群众表示这种肯定会赢的游戏没什么意思,收回自己的零用钱纷纷散去。


等大家都走了那个女生抬起头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说:“可以把制服的第二颗扣子给我吗,就算被拒绝之后留个纪念。”


听到这里水月差点把发型笑毁,佐助无奈地瞥他一眼。


“这个女孩太直白了,最后你一定没给吧?老实说还挺有趣的,我觉得就算答应她也未尝不可哈哈哈。”水月都快把眼泪笑出来,幸好发型师出去了:“这种昭和感强烈的做法还挺可爱的。”


“毕业之后制服不会再穿,又有备用扣子,就给她了。”佐助非常坦然地说,“后来才知道寓意,但也没什么后果。”


化妆室安静了几秒,水月爆发出隔壁都能听到的大笑。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女孩真是捡到宝了,国民偶像初中制服的第二颗扣子诶!佐助学生生涯中唯一给出去的吧!她一定回家供起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呀一想好恐怖……”


国民偶像笑成这样才恐怖吧……


水月好不容易缓过神来,忍笑哆嗦着问:“对了,不是初吻的故事么,吻呢?”


佐助被他吵得无力继续这个故事,如果对方不是好友一定用眼神冻死他。他耸耸肩,“给了她之后看上去挺开心,扑过来亲了一下。”说完用手指了指右边的脸颊。


“这就是所谓的初吻?脸?”水月忍得快爆炸,伸手挠着桌面。


“是,”佐助点头,“没必要编吧。”


说完所有的故事他等待水月爆发出更恐怖的笑,谁知对方表情微妙地变了半天,大概在思考用什么话打击他比较好,最后定格在一个奇怪的微笑上。憋笑如果憋出问题来影响拍摄进度就不好了,佐助站起来活动一下脖颈,休息时间马上结束。


他准备回片场去继续拍摄,努力无视水月笑得乱糟糟的头发,路过对方的座位被抓住胳膊。佐助愣了一下,那边干脆用上力气,使劲把他拽了过去。


“你这家伙根本就没kiss过嘛。”水月表情突然一下变得正经,连一贯卖萌用的尖牙看上去都很认真。


“NG十几次的人没资格说别人。”佐助拽下他的手。


“这次不会NG。”


“别开玩笑,快到时间了。”他皱起眉头。


对方故意说得很轻松,但熟悉的人一眼能认出这是严肃到有点紧张的表情。“不是一向很敬业吗,只是纠正你对‘初吻’的定义而已。”


谁在乎什么定义,佐助突然觉得有点烦躁,也有点忐忑。这么认真的水月除了工作的时候很少见,或许现在也是演技的一种。“不是喜欢的人也可以?”


对方愣了一下,放开他,“只有喜欢的人才可以kiss什么的,要是戏里面有怎么办?”


“工作需要是另一回事。”佐助暗自呼出一口气,尴尬的局面总算解除。


“佐助,有时候敬业不一定是好事。”水月看着他认真地说。


对方不知该怎么回答,刚刚说完大道理的人突然像换了个人似的,恢复到之前那个锤桌笑的人格,转身苦恼地看着镜子:“啊啊啊完了,还得重做,一会肯定要被上野桑骂……”


这才是“正常”的水月,这件事只是同事和好友间聊天时的玩笑而已,谁都有玩笑开过火头脑一抽的时候。到底是默契的好友,知道在适合的时候停止,对“朋友”那条很清晰也很模糊的线没有任何影响。


佐助很快就忘了这件事,他的心思并不在这些事情上。水月在听到重吾转述鸣人和佐助的kiss现场之后,才想起以前有过这么一回事,这时佐助已经清楚地知道他们谈论过的定义。


Fin


评论(9)
热度(101)
© 步道桥|Powered by LOFTER